※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综合要闻 > 公共文化
家庭图书馆:社区生成,传递书香
来源:中国文化报    编辑:xzwh    日期:2014-4-23 10:18:34
荷兰公共图书馆协会曾做过一个未来图书馆的研究项目,其中描述了未来图书馆与家庭之间的关系:那些藏书丰富的家庭将成为未来“家庭图书馆网络”的一员,在主人的邀请下,人们可以走进这些“家庭图书馆”,边喝咖啡边交流学习。

孩子们在刘正德的劲流图书馆中读书

重庆渝北区的四艺斋家庭图书馆

上海青浦区图书馆组织馆员到家庭图书馆指导

本报记者 舒琳

荷兰公共图书馆协会曾做过一个未来图书馆的研究项目,其中描述了未来图书馆与家庭之间的关系:那些藏书丰富的家庭将成为未来“家庭图书馆网络”的一员,在主人的邀请下,人们可以走进这些“家庭图书馆”,边喝咖啡边交流学习。

近年来,随着全民阅读活动的广泛开展,我国许多地区也兴起了形式多样的家庭图书馆,尽管目前它们“资历尚浅”,但却为营造书香家庭、创新阅读方式打开了新的思路。

与他人分享家庭藏书

去年7月,重庆渝北区图书馆开始酝酿建设家庭图书馆。只要持有该区图书馆借书证、家有一定藏书、在渝北区居住的居民都可申请加入。活动开展以来报名踊跃,渝北区馆通过层层筛选,最终确定了首批22个家庭图书馆。

“我们一直想通过一些特色的方式来推进全民阅读工作,后来想出了建立以家庭为单位、大手拉小手的家庭图书馆,希望能以点带面,通过一个家庭带动身边的亲戚朋友爱上阅读,也希望这种方式可以让社区居民能就近享受阅读的乐趣。”渝北区图书馆副馆长张雪梅介绍说,招募的家庭以自荐和推荐为主,除了满足一些基本条件外,还要积极参加区馆组织的相关活动、推荐图书给身边的人。

渝北区馆后来在每个家庭图书馆门口设了一块标识牌,还给每个家庭发了一本借阅登记簿,一次借几本书、借多久,都由主人自己把握。在各家已有藏书的基础上,区馆还为每个家庭提供30到50册流动图书,每半年流动一次。如果某个家庭的流动图书提前读完,也可以拿着这些书到区馆“以旧换新”。

与社区图书馆相比,家庭图书馆的自主性更强,不仅借书时间不受限制,还可以把家里的图书资源充分利用起来,与他人分享。居住在渝北区、如今已70岁的曾祥明是22个家庭图书馆之一的四艺斋家庭图书馆的馆长,退休前曾从事教学工作的他,家里藏书几千册,且有独立书房,“我这里的书如果能让更多人读到,它们才有价值。”曾祥明说,所在小区有几百户人家,但因为社区居民彼此联系不多,平时来家里借书的主要是亲戚朋友,有时也有一些一起遛弯的老伙伴。尽管年事已高,但并未影响他与年轻的朋友交流,如今他被其他家庭图书馆推荐为联络馆长,还建起了家庭图书馆QQ群,负责相关的管理和协调工作。他说,家庭图书馆运行的时间还短,正在摸索当中,还需要思考如何让这些书发挥更大的作用,比如可以开展一些图书推荐、心得交流、专题讲座等活动,帮助更多人静下心来读书,并带动身边的人加入到阅读活动中来,形成一种良性循环,“我自己也确定了一些专题,比如科举制度等方面的内容,都是在平时读书的过程中搜集整理的,觉得很有意思,就希望和大家讲讲,共同分享。”

不久前,渝北区图书馆召集22个家庭开了一次意见征集会,准备在今年举办一些读书交流和讲座活动,也包括邀请一些家庭图书馆的成员走上讲台。大家认为,这样的活动至少要一季度办一次。很多家庭也表示,想在家里召集一些朋友举办小型阅读会,而该区图书馆也希望未来每个家庭图书馆都能朝着这样的方向运行发展。

小馆长们的三年之约

与重庆渝北区设立的家庭图书馆略有不同,上海青浦区图书馆帮助建立的家庭图书馆主要针对的是青少年,力求通过少儿阅读,将读书氛围延伸到家庭,延伸到社区。

2012年,青浦区图书馆的一位馆员在电视中看到了美国某地区开展的一些家庭图书馆的新闻后,与其他馆员开始商讨能否在本地建立类似的家庭图书馆。同年9月,他们招募了9个家庭,因为当时这一工作还在尝试阶段,所以活动没有设立过多筛选条件,主要以家庭自愿报名为主。

2013年,青浦区馆又招募了第二批9个家庭图书馆,这次却增加了“小馆长”面试环节。“主要是想了解孩子的表达能力、管理能力以及家庭所在位置、室内空间条件等。”青浦区图书馆办公室副主任顾丹华介绍说,有了首批的建设经验,馆员们发现和总结出了一些实际问题,比如有些家庭图书馆位置较偏,不方便开展借阅,图书利用率和借阅率都不高,资源难以得到良好利用。为此,区馆这次招募时制定了一些规则,比如同一个小区如果有两个家庭报名,只能选择一个,以保证家庭图书馆在区域内的分布均衡。

青浦区馆提供给每个家庭的图书分为固定存书和流动图书,流动图书每半年流动一次。在面试成功后,每个家庭图书馆都要与区馆签订一份合同,这意味着,他们在享有这些图书的同时,也要积极地肩负起职责:必须让家庭图书馆正常运营三年。如果三年内某个家庭图书馆无故关门或不开展外借,区馆将收回提供的所有图书;运营满三年后,固定存放的图书将送给所在家庭。这样一来,既形成了规则,又给每个家庭图书馆以激励。

此外,青浦区馆还为每个家庭提供500元购买固定图书的经费和1000元购买流动图书的经费。每两个家庭图书馆有一组馆员跟进,帮助孩子们建立图书馆、开展读书活动、进行总结反馈等。“最初要上门和孩子、家长共同商讨购书单,再上网统一购买。网上购书折扣较大,这样可以在额定费用内尽量多买一些书。”区馆的工作人员介绍说。这些家庭图书馆都有自己的名字,区馆为他们制作了水晶馆牌、读者证、借还记录本等,还送上了一本《小馆长指导手册》供参考,但具体的借还书及管理规则还是由小馆长们说了算。如果家庭图书馆要开展小型活动,比如找来社区或是班上的小伙伴们在家开展好书推荐、书评交流、诵读活动等,也可以邀请馆员上门指导和参与。

把握数量,提升质量

谈到家庭图书馆的优势,顾丹华认为,通过家庭图书馆把基础阅读推进社区具有一定效果,但家庭毕竟是比较隐私的地方,目前主要的服务对象还是周边比较熟悉的人,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家庭图书馆的借阅量还不多。此外,现在学生们的学业压力比较大,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放在课外,所以需要馆员们的督促、引导以及家长们的支持,一起思考怎样帮助孩子们在有限的时间里充分发挥主动性。“今年我们没有招募新的家庭,就是希望把已经建立起来的家庭图书馆做得更好,提升质量。”顾丹华说。

张雪梅也表示:“我们在实施的过程中发现,这项活动的带动面还是太窄,服务对象主要还是亲戚和朋友。”她说,此前区馆曾提出“每个家庭图书馆每月设立一天社区居民开放日”的建议,但这点还是很难做到,因为每个家庭都会考虑到隐私和安全问题等等。

尽管如此,张雪梅还是对这项工作充满了信心,“即使借书对象只有身边的亲戚朋友,时间久了,一人带十人,也会传递一种阅读氛围。毕竟这是一项长期的、不会短期内显现效果的工作,目前看来它至少对图书馆起到了很好的宣传作用。”今年,渝北区又有近20个家庭报名建立家庭图书馆,但张雪梅认为,在建设速度上还需要把握和控制,一方面因为区馆能够提供的图书有限,另一方面也希望能保证家庭图书馆的运行质量。

他们的家庭图书馆

刘正德的劲流图书馆

湖南长沙市雨花区圭塘街道体院路社区居民刘正德1986年离休后,发现街坊邻里到自己家做客时总免不了要翻翻书,于是萌生了开办家庭图书馆的念头。他将书籍分门别类上架,把客厅和另外两间房开辟成了图书室。从1987年至今,他的“劲流图书馆”坚持免费对外开放,成为社区里的公共图书馆。20多年来,他不断充实书橱,不仅家里藏书超万册,还向社区捐赠了2000多册图书,缓解了社区阅览室图书紧缺问题。此外,他还向雨花区公共图书馆捐赠图书330册。每逢寒暑假,他还免费开办诗联培训班,教青少年诗词、楹联等古典文学知识。

刘晓平家庭图书馆

海南澄迈县在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的过程中,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建设,包括支持“家庭图书馆”。他们对拥有社科类图书300种以上、并愿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的家庭,给予一次性5000元的奖励,该县金江镇建南巷富郎村的居民刘晓平就是得到资金支持后建立了家庭图书馆。10多年前,刘晓平开始从事图书经营及租赁业务。2012年,澄迈县文体局的工作人员找上门来,建议双方合作共建家庭图书馆。刘晓平退掉了沿街租金昂贵的门面,将自家一楼的门厅、过道、天井改造成家庭阅览室,并安装上政府无偿提供的书柜,用自有的4000多册图书以及政府赠送的4000多册图书将书柜摆得满满当当。如今,她依靠政府每年提供的5000元资助金,免费向附近居民提供图书服务。

黄水发的“三优园”

江西省宁都县退休教师黄水发2006年用多年的积蓄办起一个家庭图书馆,取名“三优园公益图书馆”,意为这里是爱读书、会做事、学做人的园地。8年来,这家图书馆免费向市民提供书刊借阅服务,每星期开放一天,每天接待读者二三十人,至今已接待读者万余人次。创建“三优园”时,黄水发专程去南昌购买了5万多元的图书,经过几年的经营,图书馆里的书刊不断增多,如今已有4000余册,读者也越来越多。

董家富家庭图书馆

家住江苏南京秦淮区双桥新村的市民董家富,家中住房面积不到90平方米,却办起了藏有5万余本图书的家庭图书馆。他家中藏书涉及面很广,包括政治、文学、历史、哲学等众多方面,市民可以到他家中免费借阅。许多爱书之人听说董家富收藏了各种稀少珍贵书籍也纷纷赶来借阅。同时,他的图书馆不仅有众多人前来借书,还不断有人来赠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