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旅游文化
文化名山话云龙
来源:徐州日报    编辑:xzwhjt    日期:2012-10-9 17:04:14
10月29日,是毛主席登上云龙山60周年纪念日。历经60年的沧桑巨变,云龙山已从一座光秃秃的童山,重现“万木锁云龙”的壮观场景。今天的云龙山,不仅是一座生态之山,更集中了地质公园、名人文化、民俗文化、军事文化等诸多内涵,成为一座名符其实的文化名山。






文/胡存英图/本报记者孙井贤

10月29日,是毛主席登上云龙山60周年纪念日。历经60年的沧桑巨变,云龙山已从一座光秃秃的童山,重现“万木锁云龙”的壮观场景。今天的云龙山,不仅是一座生态之山,更集中了地质公园、名人文化、民俗文化、军事文化等诸多内涵,成为一座名符其实的文化名山。

生态文化一座青山半入城

9月30日,云龙山敞门改造工程一期竣工,接待游客。原来的“北大门”拆除了栅栏,还原了牌坊的本来面目。几个建筑群的拆迁,使苏轼笔下“满冈乱石如群羊”的景象得以再现。而在“群羊坡”的周围,原本“一统天下”的侧柏林,腾岀许多“座位”,迎来五色斑斓的树灌花草。更令人感到新鲜的是,云龙湖水引上山来,并形成一道道微型瀑布,使山之刚与水之柔、山之仁与水之智的文化象征,融为一体……

正值阳光明媚、秋高气爽之际,恰逢中秋、国庆两大节日之时,几天长假里,云龙山上每天都是游人如织。几十个景点之中,处处洋溢着欢声笑语,但最令游人如醉如痴的,还是那“万木锁云龙”的壮观景象。一步一树,满山皆绿,遮天蔽日,故有“一座青山半入城”之美妙。

饮水不忘掘井人,乘凉不忘栽树人。

徐州人不应忘记、也不会忘记:60年前的10月29日这天上午,毛泽东主席健步登上了云龙山,但他目光所及,周围的山头包括云龙山在内,都是“光秃秃”的。当年苏轼笔下那种“万木锁云龙”的壮观景象,已不复存在。对此,他号召徐州人民上山栽树,变穷山为富山,变恶水为好水。这位伟人站在云龙山巅,吹响了徐州人民向荒山进军的号角,60年来岁岁上山栽树,而首先受益者,云龙山也。

但上世纪50年代所栽之树皆为侧柏,而且过多地考虑了成活率,植树密度过大,不料成活率却又很高,故造成了一些负面影响。随着密集的侧柏一年年长大,光照和养分就出现严重不足,林下的灌木层、草本层也基本枯死,人们很难从云龙山的树木花草上,感受到春夏秋冬的季节变换。徐州人的审美观念在不断变化,早就感觉到山上全是侧柏未免单调和过于严肃。为此,越来越多的市民提出,希望能在云龙山上种植一些带有季相变化的树木,增添一些新的绿化景观。

徐州市委、市政府采纳了市民的建议。

2007年4月,市园林部门投入30多万元,对云龙山的侧柏林进行试点式改造,其原则是“去枯留活、去弱留强、去密留疏、去小留大”。第一期试点设在云龙山西坡的季子挂剑台周围,改造林地30亩。一些生长势弱的侧柏被伐除,补植了栾树、乌桕等色叶景观乔木700株,紫叶李等花灌木300株。由于云龙山岩石裸露,土层稀薄,作业难度较大,改造时采取了很多特殊措施,使用了保水剂、保水栽培基质、叶面抑制蒸腾剂等新技术,因而栽种树木的成活率达到了95%以上。

接下去,2007年、2008年、2010年,云龙山又进行了三次“换装”。这次敞门改造一期工程是第五次“换装”了。云龙山的各类植物,共占地2200多亩,既有乔木,也有灌木、花草。侧柏之外,增加了栾树、乌桕、香樟、黄连木、木槿、紫薇、紫叶李、石榴、卜杏、桃、柿、竹、马褂木、小海桐、腊梅、雪松等等,这些植物具有季相变化的明显效果,呈现出四季美景:春日山花烂,夏日绿树成荫,秋日色彩斑斓,冬日绿意盎然,而且富有层次感。

对此,市民们高兴地形容说,云龙山穿上了美丽的新“衣裳”,像个新娘子。云龙山在一袭“青衣”之上,绣上了几朵色彩鲜艳的“花朵”。

“万木锁云龙”的奇观今又重现!如今跨上云龙山的第一步,就开始了云龙山的生态游。

云龙山的生态文化,还体现在一批数量有限却有数百年、上千年树龄的古树上。而那些密林中的十几种小型野生动物,特别是那些展翅飞翔的鸟群,又使云龙山的生态文化增添了一些灵性和动感。

云龙山上原有饮鹤泉,几年前发现了刘备泉,这次敞门改造的一期工程中,又把云龙湖水引到山上,形成几处微型瀑布,这些山上之水,丰富而且滋润了云龙山的生态文化。

走进“万木锁云龙”的绿色世界,等于享受巨大的生态盛宴,不仅是视觉感官的享受,而且是全部身心的享受。

地质文化地质寿命逾亿年

云龙山是有生命的,从表面上看,她的生命是她驱体上数不清的树木和花草。但在想象中,高低起伏的九节云龙山,就是一条在云中游动的龙。她的地质生命是多少呢?就鲜为人知了。

云龙山是东岳泰山的余脉,而泰山的形成已有25亿年,那么云龙山形成多少年了?地质学家推测,云龙山形成于1亿多年之前,这与泰山相比实在太年轻了,但云龙山上的石头,却是5亿多年之前形成的。打个比方,盖房子的砖早在5亿年就烧好了,但盖成房子是在1亿多年之前。

一个证据是,中国矿业大学的地质学家在云龙山发现了三叶虫化石。

三叶虫是最有代表性的远古动物,在距今5.6亿年前的寒武纪就出现了,5亿-4.3亿年前发展到高峰,至2.4亿年前的二迭纪完全灭绝,前后在地球上生存了3.2亿多年,这是一种生命力极强的生物。如果云龙山上的这个三叶虫化石,即便是二叠纪晚期的,距离现在也有2亿多年了。

那么为何又说,云龙山形成于1亿年之前呢?

因为云龙山的形成,是“燕山运动”的一小部分。在侏罗纪时代,我国许多地区,地壳因为受到强有力的挤压,褶皱隆起,成为绵亘的山脉,北京附近的燕山,是典型的代表。科学家把出现在这个时期的强烈的地壳运动,总的叫做燕山运动。目前观测到的最后一次造山运动就是燕山运动,我国北部、东部的山,包括云龙山,基本上都是这样形成的,距今已有1亿多年。

也许有人要问,云龙山上的这个三叶虫化石,如果是5亿年前的,不也可以说明云龙山有更长的历史吗?但另一块化石的发现,说明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在徐州电视塔建设时,地下发现了海豆芽化石。

海豆芽,学名舌形贝,具有5亿年左右的历史,是世界上已发现生物中,历史最长的腕足类海洋生物。它生活在温带和热带海域。它的发现,说明在5亿年前后,徐州这一带还是一片汪洋大海,并没有山,当然也没有云龙山。

今天的云龙山是否就是1亿年前形成的云龙山(姑且称为古云龙山)呢?

中国矿业大学地质学教授庄寿强分析说,今天的云龙山,很可能只是古云龙山的一小部分,但不是全部。在云龙山西南方向,大约8公里的地方,即汉王镇大北望一带的山,其石头形成的年龄和山体形成的年龄,和今天的云龙山基本一致,这说明两者之间有必然的联系,是属于同一山体,而且可以说明云龙山的主峰很可能就在今天云龙湖的位置。

庄教授举例说,“南京的紫金山和玄武湖的地质关联,与云龙山和云龙湖之间的地质关联很相似。但古紫金山一部分的去处已经基本查明,就是南京城西的清凉山。那么古云龙山跑哪去了呢?会不会因为地质运动,跑到汉王镇大北望了?当然,这还需要进一步的考察。

如果是这样,通过计算,古云龙山的海拔高度应当和东岳泰山一样,即1545米!也就是说,是今天云龙山的10倍之高!

庄寿强不仅是地质学教授,还是中国行为创造学的创始人,他从1995年起,就开始研究地质旅游。2004年在中国矿业大学成立了国内第一个地质旅游研究所,2010年与中国区域科学协会区域旅游开发专业委员会合作,共同举办了“首期全国旅游思路创新及地质旅游研修班”。庄寿强教授认为,开发云龙山地质旅游很有条件,可以暂名“古云龙山探秘”。

名人文化名人足迹遍山岗

1987年,广东旅游出版社出版了《中国名山》一书。该书由中宣部副部长、著名诗人贺敬之题写书名。书中介绍了50座中国旅游名山,其中便有徐州的云龙山。云龙山所以名声远播,在很大程度上与很多名人游过云龙山有密切关系。

1000多年以来,有几百位历代名人游览过云龙山,古代的有刘裕、苏轼、潘季训、乾隆、曾国藩,近代和现代的有蒋介石、于右任、郁达夫、毛泽东、胡耀邦、胡锦涛、李鹏、朱镕基、李可染等等。这些政治家、军事家、文学艺术家的到此一游,足以证明云龙山有非凡的魅力,而这些名人的足迹和故事留在云龙山上,又变成了云龙山多姿多彩的旅游资源。

这些名气冲天的人物,给云龙山也带来了冲天的名气。特别是苏轼挥动如椽之笔,写了许多描写云龙山景色的诗文。他的《放鹤亭记》,让云龙山因此闻名全国。苏轼写到的放鹤亭、苏轼醉卧过的石床是后来者必到之处,或者说,多数后来者是冲着苏轼来游云龙山的。今年9月底开发出来的苏轼笔下的“群羊坡”,使游客兴趣盎然。苏轼的那首“醉中走上黄茅冈”的七句诗,在徐州几乎家喻户晓。

人民领袖毛泽东游云龙山时,轻松笑谈中展现了伟人风范和诗人气质。游放鹤亭时,他顺口背出《放鹤亭记》中的句子:“山人有二鹤,甚驯而善飞,旦则望西山之缺而放焉。”观看饮鹤泉时,他赞扬:“这是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创造。”在御碑亭前,他评论说:乾隆“这个人到处乱写,虽无佳句,也称上古迹。”当有人说到乾隆曾经说徐州是“穷山恶水,泼妇刁民”时,毛泽东立即予以批判,他说:“那是对劳动人民的污蔑,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发动群众,依靠群众,穷山可以变富山,恶水可以变好水。”他强调,“要发动群众上山栽树,一定要改变徐州童山面貌。”

毛泽东主席还游览了兴化寺,问哪朝修建,“当时拓拔焘打下徐州没有?”游大士岩时,他讲了韩信点将故事。下山的路上,毛泽东以刘邦战胜项羽的历史,教育干部。这一切,都融入了云龙山文化的范畴,成为云龙山旅游文化的重资源。

2002年10月,为纪念毛泽东登上云龙山50周年,由时任副市长朱勤虎作序的《云龙山之谜》一书,在云龙山举行了首发式。而云龙山管理处则举办了“沿着毛主席的足迹豋上云龙山”的大型纪念活动。

云龙山随着名人的到来和远去而名声远播。

民俗文化庙会声名播四方

在国家旅游局编辑出版的《2002中国民间艺术游》宣传手册中,把云龙山庙会作为旅游专项活动向海内外旅游市场重点推介。

每年农历二月十九是云龙山庙会日,前后共三天。云龙山庙会有以下几个特点:一,历史悠久,从清乾隆时代(1719年)起,至今已延续300年。二,人数众多。近二十年间,赶庙会的人来自徐州及苏鲁豫皖交界地区,一年比一年多,每年多达百万人次。这是徐州最盛大的一种民俗活动,景象热闹非凡。三,内容丰富多彩,有拜佛礼仪,更有商家云集。各类制作精巧、造型生动的民间手工艺品,如剪纸、面人、木玩、泥玩、布艺等随处可见,让人爱不释手。还有地方文艺表演活动。

从某种意义上说,佛教文化也是民俗文化的一种。1996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中国宗教名胜事典》一书,徐州云龙山名列其中,并称“徐州南郊的云龙山是佛教名山”。

云龙山有很多珍贵的佛教文化遗存,从北魏开始陆续修建而成的兴化禅寺,内有全国罕见的大石佛像,还有数千尊唐宋摩崖石刻小佛像;清代兴建的大士岩观音寺里,那尊携子观音像演绎岀长达300年的云龙山庙会。更值得提及的是,云龙山的所在地徐州,是中国最早传播佛教文化的一块圣土。兴化禅寺现任住持果光大和尚多年研究得出结论:徐州的佛教发展史在中国佛教发展史上创造了七项第一,而云龙山是其重要载体。

云龙山上的山西会馆、季子挂剑台、张山人故居,汉画像石艺术馆等等景点,是云龙山民俗文化的重要载体。

正在重修的云龙山博物馆区,位于云龙山的“龙须”部位,是两汉民俗文化的聚集区。徐州博物馆中的楚王玉棺、楚王金缕玉衣为镇馆之宝。

“龙须”之上的乾隆行宫,珍藏着这位清代皇帝一串串游览云龙山的轶闻趣事。他给土地爷封官,他让云龙书院的教师接对联,他学说徐州话,汤因他而名,等等,他不经意间走进了徐州民俗文化的氛围。

军事文化兵家必争在此山

云龙山,是大自然恩赐给徐州人的一方瑰宝,甚至是徐州人的发源之地。

云龙山东坡下的这个遗址,规模较大,在地表下1-3米。出土的文物有夹沙和泥质的黑陶、灰陶器。黑陶器的表面,打磨得光洁无纹,壁薄如蛋壳。壶、罐、纺轮形状完整。伴随陶器出土的有草木灰、兽骨。这说明当年的云龙山上,有茂密的树木,成群的野兽,是原始人生活的来源。有专家考证,此遗址距今6000年左右。因此也可以说,徐州人的历史起源于6000多年前,而云龙山则是徐州悠久历史的见证。

见证徐州发展史的,还有云龙山上那一场场战争风云。

徐州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云龙山在徐州城近郊,自然难避战火。两千多年前的楚汉相争及其几次彭城拉锯战,云龙山都是战场之一。一千多年前的拓跋焘、刘裕也曾带兵打到云龙山。清朝的曾国藩为对抗捻军,在云龙山修建过工事。蒋介石北伐时在云龙山设立过指挥部,与驻军云龙山的直鲁联军进行激战。

日寇侵华后,戴季陶、吴迈等名人登上云龙山宣传抗日。徐州沦陷后,日寇一支部队驻进云龙山,炸下几大块云龙山石运回日本建塔。他们还肆无忌惮地骚扰兴化寺,甚至进行破坏。他们掠夺了大士岩观音寺的韦驮像,企图运走,幸亏被爱国学生在快哉亭公园处截下。云龙山上的抗日斗争一直不断:道修僧人成了抗日情报员,以袈裟作掩护传送情报和抗日急需物资。石西岩智过日军岗哨黄茅冈,潜入徐州城,从事秘密抗日工作。游击战士在黄茅冈勒死过鬼子。美国空军曾在徐州上空与日机激战,牺牲的4位美国飞行员就葬在云龙山上。徐州铁路职工为运送抗日物资和难民,共有186名员工殉难,他们的英灵安息在云龙山的翠柏之中。徐州各县抗日烈士纪念塔、中国远征军纪念碑,也曾屹立于云龙山上。

历史的云龙山见证了徐州的发展史。

今天的我们,把云龙山装扮得更加青春靓丽。

作为4A级的旅游景区,云龙山的旅游文化丰富而多彩。以上各项文化综合起来,可以概括为“云龙山文化”。这是徐州本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非常值得研究。成立一个云龙山文化研究会,筹办一个云龙山文化博物馆,让云龙山文化发扬光大,对徐州市文化产业和旅游事业的发展,无疑将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