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民俗民艺 > 民间艺术
唐卡:东方油画 拍卖场上的黑马
来源:未知    编辑:zhoubo    日期:2010-12-30 13:55:58
唐卡的“唐”表示广袤无边,“卡”则指空白被填补。到了西北浩瀚苍茫的高原就会发现,僧侣画师们缁衣赤脚,沉默寡言,却总能在这份不起眼背后拿出让人眼前一亮的绝活…
  • 唐卡的“唐”表示广袤无边,“卡”则指空白被填补。到了西北浩瀚苍茫的高原就会发现,僧侣画师们缁衣赤脚,沉默寡言,却总能在这份不起眼背后拿出让人眼前一亮的绝活。千年岿然矗立的布达拉宫如是,千年艳丽如昔的唐卡亦如是。  


    唐卡

      华丽奢靡的文艺复兴造就了大批滚圆屁股的丰腴偶像,冷酷机械的工业革命则产出了极具怀疑意识的抽象派与超现实主义,艺术品必然是这样注定存在于某时某地的。所以水汀有兰芷,断崖生雪莲,灌木丛在一望无际的苍茫高原上顽强挺立……越是灿烂到接近神迹的文明成果,越是要在清苦到常人难以忍受的环境中铸成。

      对于初次认识唐卡的人,尤其是不一定信佛的人而言,藏传佛教总是相对陌生、遥远一些。其实,如果有机会真正走进唐卡的世界,就会发现它的诱惑不仅仅是对工艺的推崇,对宗教的敬慕,还有它三界共存的强大气场,人,神,自然就是这样和谐而隐秘地共存同一个天地,除了静静地欣赏,默默地解读,没有什么更能表达观者站在一幅唐卡前所受的感召与虔诚。

      唐卡大师果洛-希热布 走出去的心灵锦缎

      找到果洛-希热布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这位生于青海果洛州久治县的当代最著名唐卡画师,每年云游四海,修行传业,在紧凑的功课与画唐卡之余,还要抽出时间教画带学生,以期将最高水平的唐卡技艺传承下去。在甘南的拉卜楞寺附近,希热布创建了一个唐卡绘画学院,有40多名学生在辛勤地练画。等到每年暑假的时候,全国各地也有很多在校美术学生不远万里慕名前来学习。

      在接触到希热布之前,他头上的很多光环大到让人心生敬畏。更不要提其作品在海内外藏家心中的分量。这样的盛名没有改变希热布四十年不变的简单生活。他是一名比丘(僧人),日常的穿着就是最普通的僧衣僧袍。教画时,和学生们一起挤在并不宽敞的画室里一待一整天,饿了掰块糍粑蘸茶吃,三餐如此,长年不变。

      都说画唐卡的画师作画时必须心中澄明一片,不得有私心杂念,其实这种修行对于画师的人生也有很大影响。希热布七岁开始学画画,十三岁出家,在青海龙格寺、阿坝德俄寺等地修行,师从安多强巴等优秀的唐卡画师,三十年来不但唐卡画工精湛,还有着广博的藏文化与佛教文化功底。画唐卡很苦,建唐卡绘画学校更是一个普通僧人难以承担的重担,然而自从童年开始,希热布似乎就有着不同寻常的灵气,能吃常人不能吃的苦。“小时候,父亲常看到我的手指流血,非常惊讶,其实不过是在地上画画磨破的”,希热布总是这样轻描淡写,但他的弟弟贡却桑旦仁波切(活佛)却对哥哥的唐卡技艺、佛缘与将唐卡传播出去的理想甚为肯定:“他对佛教的信仰充满信心,一直想在佛教的传承中做出一些贡献,尤其在唐卡方面留下更多的作品,培养更多的人才。”

      对于希热布来说,每一幅唐卡都应该是用虔诚的心,呕心沥血,一笔一笔构画的作品。除了绘画的专业技法外,还需要背诵经书,熟记各种经典中的教义、仪规、图像及度量。传统的佛像,更往往来自上师虔诚的亲身见证。现在旅游地批量快餐式的唐卡让他非常不屑,因为这与专业唐卡制作的境界是大不相同,甚至背道而驰。

      作为从青海走出来的藏族著名画师,希热布办过个人唐卡画展,还经常到学校做讲座,与内地各种流派的画师交流切磋。安多强巴、张大钊都对他影响甚深,他的画作题材也不仅仅限于传统佛像,最钟爱的题材是南海观音、三怙主、野牦牛等等,甚至时常在草原上观察野牦牛,坐下就不愿起来。“你看像一幅和睦四瑞,体现了在动物王国里,所有的动物共同创造果实,共同分享的场面,多么生动和谐。”希热布画唐卡,从来不考虑最后会卖多少钱,在修行人看来,对画中佛的虔诚是无价的。

      目前,希热布还在继续画这幅“和睦四瑞图”,也会在香港和北京做唐卡展览。他最大的心愿,莫过于把藏区的唐卡艺术真正带到世界各地。

      唐卡藏家刘杰飞 藏在买卖之间

      1998年,19岁的刘杰飞跟随父亲第一次进藏,花了200元买下他人生中第一幅唐卡。“我记得那幅唐卡是A4大小,在拉萨八角街上,从一个汉族人手里买来的。当时什么也不懂,只觉得好看,完全是观光客在买旅游工艺品。现在那边也有批量做的旅游品唐卡,完全是为了迎合消费者需要,什么样的好看、好卖,他们就做什么,这个和收藏品有很大区别。我们当时买得早,还是有很多好东西。”

      因为父亲长年在尼泊尔做唐卡生意,刘杰飞小小年纪就对唐卡有了很深研究。目前在他北京和沈阳的家里藏有几百幅唐卡,却都是卷放在硕大的木柜中,从不供奉,只有每天一个人欣赏或藏友相聚的时候拿出来。“在北京,真正专攻唐卡收藏的圈子很小,大概只有十多人。这一行对藏家的要求比较高,要对唐卡和佛教都有很深的了解,所以收唐卡的朋友很少有一夜暴富的人,而大多是从事藏文化艺术品生意的,佛教研究院的和研究藏传佛教的大学教授。”刘杰飞时常高价买来新唐卡,却轻易不出手转卖,实在是因为对唐卡的“爱”大于想从唐卡获利的“欲”。在信佛的他看来,单纯因为喜爱而做一件事情,往往比带着贪念来做事情的收获更多。“如果单纯靠卖唐卡,我早就发了。”目前他在北京做珠子、佛像生意,收唐卡只算一门占据很大身心精力的爱好,而非赚钱的工具。

      在唐卡世界浸淫十几年,才三十出头的刘杰飞早已是民间藏友中公认的行家。他开朗,宽厚,做事极其认真周到,信佛是一个缘故,收唐卡多年也是很重要的影响。一个锱铢必较的商人怎么能天南海北不计代价地四处找唐卡呢?现在,刘杰飞每年还会坚持去尼泊尔、西藏一带寻找新的“灵感”,而无论在哪儿,青海画师的功力一直让他非常肯定。“一个好的画师画唐卡时非常虔诚,因为他记录的是他禅定的过程,而从不想这个东西会卖多少钱。画师画完唐卡是不留名的,因为之后还要找大师开光才能供奉,过程十分严格。唐卡是一个兼具宗教和艺术双重内涵的成果,现在很多商业模式下经营的新唐卡省了很多程序,却把精力放在“商品”宣传上,喊出的价格和实际价值差很多。”

      而对于老唐卡的收藏,刘杰飞则和很多拍卖行的专家一样推荐明清时期的作品。“元代以后,为了加强统治,元朝领袖封了很多藩王,内地的唐卡才在这时候兴起。元朝的唐卡虽然历史较久,但工艺很粗糙;到了明清时期,由于“江南制造”也开始做唐卡,唐卡的制作才达到了较为成熟的水平,而且流传到今天还有很多保存得非常完好,价格也就自然很高。”除了大家较为熟悉的佛像主题,藏药、人物风情、历史事件等冷僻题材也是很多人关注的焦点。可刘杰飞却认为,这类唐卡的收藏并不容易。“拿藏药题材为例,这类唐卡都是成套的,一套几十上百幅,每幅就算几百元,整套下来也价格不菲,关键是老唐卡能找到完整成套的非常难,而新唐卡中又很少有画师懂并肯费时间画这个题材,所以要谈收藏并不容易。”

      每年经手唐卡若干幅,刘杰飞最钟爱的是一幅他从尼泊尔收来的巨幅《三怙主曼陀罗》。2006年,他回尼泊尔与朋友相聚,因为在事先接洽的画师处并找到满意的唐卡,闲逛中来到一个并不熟悉的画师处,看到了一幅尚未完工的唐卡。这幅唐卡长一米八,宽一米二五,金线勾织,极其细腻。中间是一幅千手观音,四个角各有一个四臂观音,旁边有214尊佛,而且每一个形象都不一样。“当时我心里就暗暗叫好,虽然没画完,但我一眼就看中了,太漂亮了!”画师起初并不打算卖这幅唐卡,但几经迂回,刘杰飞最终以非常实惠的价格拿下了这张唐卡。花了不到五万尼币,也就是四万多人民币便请到了这幅佳作,可谓刘杰飞的一次淘宝“奇缘”了。




      东方油画 拍卖场上的黑马

      作为一个在拍卖市场上只有十多年历史的新门类,被西方称为“东方油画”的唐卡几年前曾有过非常傲人的的拍卖成绩,但近年来一直波动很大,一幅唐卡几百万的成交价已经鲜有出现。最近的一次是2009年香港佳士得拍出的“缎地刺绣释迦牟尼佛唐卡”,拍价为四百万人民币,已算天价。目前大多数唐卡拍卖都是以十几万、几万、甚至几千人民币成交,让人不禁怀疑,唐卡的黑马时代是否真的一去不复返?

      早在1999年,香港佳士得最先喊出了一百七十万港币的唐卡拍卖高价(九幅成套),虽然失于流拍,却第一个将唐卡收藏拉进人们的视线。彼时在内地,唐卡拍卖还不过在几万人民币左右徘徊。2006年,唐卡被列入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名单,才引发了大规模的唐卡热潮。比如中国嘉德拍卖的《打籽绣岩传甘露漩明王》(明初)以137.5万元成交,比2002年天津文物公司拍卖的《清普贤菩萨像唐卡》高出20多倍,随后直到2008年,内地的唐卡市场一直都能保持最高六七位数字的稳定成绩,这种行情直到近一两年才趋于平淡。目前唐卡的拍卖世界纪录是2002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一幅巨型刺绣《刺绣红夜摩唐卡》(明永乐御制)创造的。这幅唐卡1994年曾在纽约佳士得拍出100万美元,八年之后,增值三倍,拍出了3087.41万港元的天价,当时造成极大轰动。

      目前来看,因为第一波唐卡热的刺激带动了整个唐卡收藏的活跃,藏家见识到好唐卡的几率越来越高,画师和作品走出当地、面向社会曝光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整个市场都开始趋于成熟和稳定。加上金融危机的影响,拍卖场上头脑一热,豪掷千金的局面已经得到改善。就收藏本身而言,坚守保存完整、品相动人,画工精美,出自名家手笔等要求,是鉴赏、收藏唐卡的基本原则。年代越久,价值越高。老唐卡中,宋元时期岁年久而稀少,工艺却不够成熟,而明清时期的水准相对稳定,数量较多,是投资的热门。对于新唐卡而言,许多大师的作品都有很大升值空间,因为优秀画师间的代代相传,眼下能拍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的新唐卡也不在少数。

      许多藏家的唐卡是从民间直接收藏而来,这也导致了时有鱼目混杂的现象发生。因为唐卡质地、做工、种类、色彩各有不同,学问很大,被投机者钻空子的几率很高。譬如纸制的唐卡,就很可能出现印刷品代替手绘唐卡贩卖的现象。因此在购买唐卡的时候,除了要求合乎“眼缘”,并从基本准则里一一筛选,仔细观察如眼睛、指甲、手印等细节部分,也能分辨出画师的功力到底有几分。

      唐卡实战购买建议

      果洛-希热布:

      初入藏的旅客可以在各大寺庙旅游点购买,如果想购买一些品质比较高的唐卡,可以到一些有规模的唐卡绘制中心,甘南拉卜楞唐卡中心也有许多专业的唐卡画师绘制唐卡。

      刘杰飞:

      现在收唐卡主要还是在西藏和北京两地。唐卡在西藏的量很大,在北京除了拍卖行,很多古玩城,甚至潘家园也会淘到好唐卡。关键是大家不要被某些商业上的附加值所蒙蔽。有很多好的唐卡卖不上好价钱,而一些名气大的唐卡反而不一定真正名副其实。一定要学会鉴别。

      你必须知道的唐卡常识

      唐卡(Thang-ga)也叫唐嘎,唐喀。颜料全部是取自天然矿物和植物,会用到金、银、珍珠、玛瑙、藏红花等昂贵配料。正是因为如此,唐卡才可以保持色彩逼真纯净,绚烂异常,甚至时过千年依旧如新。

      公元七、八世纪,第一幅唐卡由近壤的印度、尼泊尔一带流入西藏。画师要在诵经冥想之后,把自己禅定时“看”到的“神迹”画下来,以填补或纸或绢上的物理空白。这种抽象的艺术过程和宗教形式密不可分,它的价值也不能以单一的标准来衡量。

      著名的文成公主和尼泊尔的尺尊公主带领大批能工巧匠入藏,使唐卡在制作工艺上更上一层楼,也形成了以安多热贡艺术为主的门唐派、四川康区的嘎玛派以及拉萨地区的拉萨流派等众多派别。

      最昂贵的唐卡是缂丝唐卡,它正反两面颜色一样,中心图案却左右相反,如果是品相完好的明清作品,市值超过数百万元。其中的“缂丝”便是发明于唐朝、兴盛于明清“江南制造”时期的中原缂丝技术。除了缂丝,唐卡的制作工艺还分为彩绘、织锦、刺绣、贴花和珍珠敷面六类。

      制作唐卡的工艺也极为苛刻负责。画一幅约三平尺的唐卡,一名好的画师一天画八个头,得画上六到八个月。尺寸越大,人物越多,耗费的时间和精力也就更多。

      唐卡的绘制内容主要有八类,人称“三四六八法”,包括佛祖菩萨像、观音度母像、密宗本尊佛像、藏族创世纪等八种,囊括所有的佛、菩萨、护法神、教义、教法等等,还会记录当时的历史、文化等所有的社会活动。

      唐卡用色极富想象,最主要有如下几类颜色分类:黑地描金的黑唐卡、朱砂底描金的红唐卡、金底敷朱砂红的金唐卡和多种颜色的彩唐卡。不同的主题内容对色彩的选择也有不同的规矩,一千只佛手中的第几只要从哪个角度伸出?某朵莲花要根据佛像不同身份的穿着而改变怎样的颜色,都各有自己的讲究,千万不能错。

  • 来源:香格里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