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彭城书画
新水墨,不妨慢慢来
来源:中国文化报    编辑:xzwh    日期:2014-5-12 9:49:41
新水墨为何突然成为了市场的宠儿?迅速成长起来的新水墨市场是否存在问题?收藏新水墨,藏家真的准备好了吗?日前,在由上海玉衡艺术中心举办的一场新水墨论坛上,来自一线的机构负责人、策展人等就新水墨的话题展开讨论。

角色系列 李军

袭人的秘密 张见

本报记者 蔡萌

新水墨无疑是近两年国内艺术品市场表现最为活跃的板块之一,这一点在刚刚结束的第九届艺术北京博览会上得到了印证:在一向被视作画廊业晴雨表的艺术北京上,本土画廊主推的新水墨作品最受欢迎。新水墨为何突然成为了市场的宠儿?迅速成长起来的新水墨市场是否存在问题?收藏新水墨,藏家真的准备好了吗?日前,在由上海玉衡艺术中心举办的一场新水墨论坛上,来自一线的机构负责人、策展人等就新水墨的话题展开讨论。

新水墨为何突然发力

业内普遍认为,新水墨热是从2012年底开始产生的。2012年之前,新水墨艺术作品在艺术品拍卖市场基本看不到,2012年,各大拍卖公司都在寻找新的拍卖门类应对调整期的市场,新水墨便成了各家公司的首选;至2013年,新水墨行情只增不减,甚至吸引了国际拍卖巨头的关注——纽约苏富比推出了中国当代水墨展售会,佳士得亚洲艺术周推出中国当代水墨私人洽购展览;此后不久,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又推出了水墨艺术展。

为什么新水墨会突然发力?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新水墨热一方面是市场应对调整期做出的反应,更重要的另一方面则是水墨这种带有东方质感的、独特的表达方式更能代表中国的艺术语言;新水墨热可以看作是对以水墨为标志的中国艺术的重新定位。

“长期以来,中国当代艺术的话语体系是不存在的。为什么西方艺术会有自己的话语体系?这是几百年来西方艺术家、哲学家、社会学家等各方面力量共同努力的结果。中国当代艺术究竟怎样才能与西方艺术平起平坐?这是我们一直思考并需要解决的问题。”蜂巢当代艺术中心馆长夏季风坦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评价中国当代艺术的标准还在西方,中国当代艺术没有与西方当代艺术区分开来;而以中国为核心的中国水墨影响着日本、韩国甚至东南亚国家的艺术创作,最能够代表东方美学的话语体系。

“21世纪的亚洲艺术是以中国为中心,并扩散到日本、韩国以及东南亚地区的。在这种扩散中,新水墨这一题材恰好能以最平衡的状态反映当代亚洲的面貌。”东京画廊负责人田畑幸人也认为,新水墨热存在必然性。“从文化艺术角度看,东西方之间虽然有着一些差距,但是亚洲艺术以强劲的势头在发展,新水墨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种表达方式。水墨画的发展在历史上是以中国为中心向其他亚洲国家扩散,现在的新水墨同样如此。”田畑幸人看好中国新水墨市场,他认为,中国年轻艺术家的水准很高,非常有潜力。

“新水墨收藏的力量来自哪里?正是有了大量的优秀水墨艺术家群体,创作出大量足以打动人心的优秀水墨作品,才推动了中国的新水墨收藏。”上海玉衡艺术中心董事长王刚说。在他看来,新水墨热是长期以来中国艺术继承、发扬的结果;虽然不排除一些跟风、炒作的因素,但新水墨热的出现仍是一件好事,这种东方的艺术审美观一定会对世界艺术格局产生影响。

新水墨应先整理好再走出去

从国内的春秋大拍、各大展览,到纽约苏富比、佳士得亚洲艺术周,再到纽约大都会,新水墨热的辐射范围似乎越来越广,这也让不少从业者感到兴奋。新水墨的春天是否真的来了?新水墨开始代表着中国艺术形象被国际艺术舞台所接纳、认可了吗?面对新水墨热这一突然而至的“惊喜”,我们似乎需要更多的冷静与理性。

“在未来5年内,最重要、最迫切的是建立东方的哲学和美学系统。”田畑幸人认为,日本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也有如同今天中国水墨热一样的风潮,当时,活跃于市场的艺术家和收藏家都是日本本土人士,由于欧美藏家对日本画没有什么兴趣,市场狭窄,这股风潮很快“偃旗息鼓”。当下,中国新水墨收藏也基本上是由中国藏家来完成的,同时还可以看到中国新水墨频频“走出去”,登上国际艺术舞台,欧美藏家也表现出兴趣,但问题是,欧美藏家是否能够理解、认同中国艺术的价值?

田畑幸人认为,只有建立起东方美学系统,新水墨才能真正崛起。“西方艺术之所以有庞大的艺术体系和牢固的话语权,与他们400多年里共同努力,形成自己的哲学、美学体系是分不开的,而东方艺术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确立亚洲美学的价值和地位。因此,我认为,未来5年内,新水墨最重要的是建立东方的哲学和美学系统,应该经过文化、历史、哲学、美学等多方面的共同构建,先把自己整理好,再去西方做展示。事实上,经验丰富的欧美藏家在购藏艺术品时,一定会先弄清楚艺术家的理念、学术思想。新水墨只有在建构好自身体系后再走出去做展示,才能让西方艺术世界看到中国艺术的品质,理解、认可新水墨的价值。”去年9月,田畑幸人策划了一次以中国艺术家为主、汇聚亚洲各国当代水墨艺术家的“新朦胧主义”画展,他表示,自己打算慢慢来,每年举办一次“新朦胧主义”画展,形成一种链条,持续5年左右看是否可以形成一定的风格。

对于当下中国新水墨市场存在的问题,夏季风也坦言,新水墨艺术缺少学术性规划。“国内一些水墨艺术家的创作力很弱,他们的创作量非常大,但让人很难判断究竟是在进行艺术创作还是仅仅复制而已。水墨艺术家对画廊运作的意识也非常淡薄,当代水墨艺术家中有艺术史诉求的很少,艺术家缺乏艺术生涯规划、学术推广等。”

收藏新水墨要先喜欢

那么,面对体量庞大的新水墨,藏家该如何选择?

“我更看重水墨的‘当代性’。”夏季风从艺术机构角度谈了自己选择作品时的考量,出于这一考量,他更愿意用“当代水墨”这个词。据他介绍,蜂巢去年主办的新水墨主题展占到总展览的1/5,大部分展览都把注意力放到了以人物画为核心的当代水墨作品上,因为山水花鸟题材中很难通过作品来反映当代性。

对此王刚也有同感。“画廊和机构更看重以画人物为主的题材。画廊选择合作的画家一般来说都更看重他们的精神表达是否独立而富有个性,是否具有当下的时代精神。像党震、刘琦等这些画家的作品都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所以才会被藏家所接收和喜爱。”王刚表示,他在选择新水墨艺术家合作时通常会考察三点:一是思想是否活跃,二是能否吸收古今中外对自己有益的养分,三是是否具有鲜明的个人风格和独特的绘画语言。此外,如果艺术家的创作数量没办法控制,作品的价值也会大打折扣。

“由于目前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存在一些投机问题,很多跟风现象把一些艺术家的作品价格炒得很高,但真正成熟的市场应该是文化消费市场,首先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过多的投机行为就会让它变为基金和理财产品,丧失了艺术品的意义。”王刚提醒藏家:“如果要收藏新水墨作品首先要自己喜欢,这个喜欢是建立在自己的价值观和审美基础之上的,其次才是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