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名人
文人意趣与匠作之美——刘建华的玉雕艺术
来源:中国文化报    编辑:xzwh    日期:2014-3-3 13:50:14
在中华民族的文化记忆中,玉器所提供的含义最为丰富。作为远古即有的艺术品,它不仅以良材美质建立了中国人最初的宇宙观,也常作为祭品而成为人类沟通天地、联络与神界情感的超自然管道。

国家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中国雕塑院院长吴为山(左)为刘建华颁发中国青年雕塑展证书。


张晓凌

在中华民族的文化记忆中,玉器所提供的含义最为丰富。作为远古即有的艺术品,它不仅以良材美质建立了中国人最初的宇宙观,也常作为祭品而成为人类沟通天地、联络与神界情感的超自然管道。儒家思想兴起后,玉器又被赋予了道德化的含义,遂有君子“比德于玉”之说的风行。1987年,我曾随冯其庸先生去浙江余姚良渚反山考察,恰逢“玉琮王”出土面世。在考古队驻队,手把“玉琮王”,不觉心驰神荡,思接远古,那一刹那,竟有与先人们神交之感。20多年后,当我偶遇著名雕刻家刘建华所创作的“和谐守护”大型和田玉雕对牌时,类似的感受再次涌动,鉴赏之中,似有瑶瑟沁骨之意味。

在2011年苏州第四届“子冈杯”玉雕精品展上,“和谐守护”大型玉雕对牌获得大奖,引起玉雕界、美术界以及媒体的广泛关注。这对玉牌尺寸相同,长195毫米、宽78毫米、高25毫米,重量分别达1公斤。就玉牌的细度和白度而言,均达到羊脂玉级,是极为罕见的良质美玉。玉牌以观音弥勒为题材,寓意和谐守护。一块雕刻观音头像,造像仪态端庄,表情和谐安详,气韵清雅雍容。下雕“渔舟唱晚”之山水,景色春光潋滟,境界空灵澄澈;另一块雕刻弥勒头像,形象憨态可掬,气质高华,一派关怀众生、点化世人之气象。其下所雕高士出游小品,山水清幽舒朗,人景相偕,有吴门画派之遗风。

这件作品的产生看似偶然,却有其必然。它首先源于刘建华对材质美的发现与尊重。当初得到两块大玉牌原料时,刘建华就觉得这是冥冥之中上天的赐予,在幸运的感受中,他决定“不能以平常的思路来处理它,要最大限度地发挥材质之美。”在创作中,刘建华曲察旁征,极虑竭思,虽数番受挫,却不轻言收篷。数易其稿之后,终成大匠之作。著名雕塑家吴为山称赞他:“以玉心悟玉材,韵味尤长”,是极为诚恳之言。

刘建华身居苏州,在雕刻技艺与风格上承“子冈牌”之余绪。明嘉靖、万历年间,“子冈牌”之所以闻名天下,不仅是因为选上好的和田玉材精工细作,整体比例得当,还在于子冈牌把吴门画派的文人画风、书法意趣引入了玉雕创作。受这一传统的影响,刘建华以刀代笔,雕刀纵横使转中,见出古拙雄逸,朴拙苍茫,同时又畅情达意,不失文人笔墨之意趣。刘建华并不满足于此,为提高匠作之美的文化含量与审美境界,他又作了一系列的探索与变革,将文人山水画观念、传统人物造型意识以及现代设计观融入玉雕创作领域,开创了传统工艺品转向现代艺术品的新途径。

刘建华修习国画出身,以玉雕为主业后,仍操笔弄墨不辍。因居苏州,受吴门四家影响尤重。吴门四家上追晋唐,下承宋元的绘画观与笔墨意识,其士大夫化的庭院、园林造景和由此透露出的家园情怀,以及它具有悦人光辉的文人典雅趣味,均被刘建华一一摹习所得。所做山水,或山势嵯峨,或园林疏秀,结构繁阔有致,境界清朗灵秀,中间或一二点景人物,皆作高士状。因受学院派训练之故,刘建华的人物造型能力很强,其佛教造像以写实为基础,以形写神,特别注重特殊语境中人物情态的表现,师法敦煌,却又独标一格。可以说,中国画所特有的文人图式、趣味与精神,不仅是建华所做玉雕的风格、图像资源,也是他提升玉雕精神品质与审美境界的主要方法。

另外,建华还在玉雕工艺中注入了现代文化创意观和设计的时尚元素,逐渐形成了既古又今的风格。

回顾刘建华的玉雕创作道路,似可以这样说:玉雕成就了刘建华,刘建华也成就了玉雕。在他的刀笔下,匠作的技艺之美,对良质美材的发现与运用,文人画的趣味与境界,已完美地融为一体,铸就了他独特的语言风格,传统玉雕也在这个过程中升华为现代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