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名人
一个法兰西院士的乡情
来源:彭城周末    编辑:xzwh    日期:2014-4-8 11:30:49
2014年3月26日凌晨,著名旅法华裔艺术大师朱德群先生,因病在巴黎寓所逝世,享年94岁。朱德群是从徐州走出去的世界级的杰出艺术家。

一个法兰西院士的乡情

1994年清明节前夕,朱德群夫妇给父母上坟

1994年,朱德群在侄子朱以善(左一)家

朱德群

文+图|王智科

2014年3月26日凌晨,著名旅法华裔艺术大师朱德群先生,因病在巴黎寓所逝世,享年94岁。朱德群是从徐州走出去的世界级的杰出艺术家。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是在徐州度过的。朱先生的一生,足迹遍布全球五大洲数十个国家和地区。但是,无论走到哪里,他一直都带着自己那浓厚的乡情。

院士加冕,法国同行引诵《朱陈村》

1999年2月3日下午3时,法兰西学院在院内的圆拱会议厅举行隆重的院士加冕典礼。79岁的朱德群身穿特制的拿破仑时代的绿底金线刺绣院士大礼服,在法兰西共和国仪仗队的击鼓致敬声中登上神圣的讲坛,发表了就任演说。尔后,在康伯爵夫人厅举行的授剑仪式上,他佩戴上了象征法国国宝级荣誉的法兰西院士佩剑。这是法兰西学院创建200多年来,第一次为一位华裔院士加冕(截至写这篇文章时为止,获得法兰西学院院士称号的法籍华裔人士也仅有三位,另外两位是著名画家赵无极和作家程抱一)。

在加冕典礼上,法兰西学院院士、著名雕塑家让•卡尔多在颂扬朱德群院士的演说中说:“在当代艺术中,您的作品所表现的丰富内涵是无可比拟的。在我们的眼中,您是一位创造力雄浑博大的艺术家,您驾驭和完成了如此多的极其稀有和高品质的作品,您卓越的智慧和性格给我们学院投进了一片新的光辉。您的作品是世界性的,因此,这片新光辉所照耀的范围已超越了法国国界。”

随后,让•卡尔多先生特意朗读了中国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诗篇《朱陈村》,借以介绍朱德群的生平经历:“1920年,您出生于中国江苏省徐州府萧县的一个医生世家。那里离中国唐代大诗人白居易诗中描写的‘朱陈村’很近。白居易在诗中写道:徐州古丰县,有村曰朱陈。去县百余里,桑麻青氛氲。……”

伴随着铿锵悦耳的诗句,让•卡尔多先生向在场的来宾描绘了朱德群的童年时代,在家乡经历了“机梭声轧轧,牛驴走纭纭。女汲涧中水,男采山上薪。县远官事少,山深民俗淳……田中老与幼,相见何欣欣”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此后,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也经历了“离乱失故乡,骨肉多散分……平生终日别,逝者隔年闻”的家国沦丧和生离死别。

让•卡尔多的演讲,还重点概括了朱德群人生中非常富有生命哲学意味的三次“丢弃”。第一次是在抗战时期,流亡游学的岁月中,朱德群画了一批抒发亡国之恨的油画和800多幅少数民族地区的速写。这些早年的心血之作,却在抗战胜利后离渝返宁的长江船难中,全部付诸东流。第二次是上世纪50年代初,朱德群已在台湾师范大学当上了教授。个人画展也获得了极大成功,得到张道藩、黄君璧、苏雪林等文化名流的交口称赞,轰动了台湾艺坛。然而,他却毅然放弃了这一切,来到法国巴黎从零开始。第三次是在法国,朱德群在具像绘画方面已经取得成功,多次获得重要沙龙的银奖之时,又因为看了斯塔埃尔的回顾展,就决定抛弃具像绘画,转到又一次从零开始的能使他更加自由表达的抽象绘画。正是这三次超常的“丢弃”,使他获得了卓越的智慧和性格,在抽象艺术上取得了独树一帜的成就。

让•卡尔多先生是一位雕塑家,不是汉学家。按常理推测,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熟悉程度,应该还到不了能背诵并恰当引用《朱陈村》这首诗的程度。比较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在起草演说稿时,事先征求了朱德群的意见。朱先生向他推荐了这首描写自己家乡风土人情的唐诗。这说明,在朱德群心中,故乡,始终像《朱陈村》里的诗句那般温馨。

借来的名字一用就是80年

1920年10月24日,朱德群(原名朱德萃,上面的两个哥哥分别叫德荃、德华)出生在徐州府萧县(今属安徽)白土镇一个小康之家。祖父朱汉山和父亲朱禹成(家谱上的名字叫朱九鼎)都是远近闻名的中医,母亲王氏是位典型的贤妻良母。父亲除了精通医术外,还酷爱收藏名人字画。家藏有陈洪绶、仇英、文征明、徐渭、金冬心、郑板桥等人的许多真迹。每年夏季,父亲总会选一个风和日丽的大晴天,将藏在箧中的字画拿出来晾晒。这时候,父亲会请一位在当地颇有名气的乡间画家张先生一同来品评鉴赏。父亲和张先生会逐一品评:这是哪位名家的作品,怎么好,好在哪里?小小年纪的朱德萃,每次都会听得入了迷。后来他到国立杭州艺专读书,曾拿张先生的画给潘天寿老师看,潘老师还夸张先生“画得不错”呢。朱德萃幼年的艺术启蒙,就是从父亲的收藏开始的。

儿时的朱德萃,跟着同族兄长念私塾。6岁那年,进入萧县实验小学读书。当时的徐州乡间,治安状况很差。从白土镇到县城的20多里路,途中常有土匪出没。每次开学,父亲用牛车送三兄弟去县城,都要带上猎枪防身。那种提心吊胆的求学之路,是今天的学子们无法体会的。

1932年,朱德萃考进徐州中学(现一中前身)就读。第二年,这位身材高大的壮小伙子成了学校篮球队的主力队员。一次,具体因为什么样的一件小事,连他自己也已经记不清了,篮球队员们和校方产生了矛盾。这些性情暴躁的小伙子们采取了过激的行动。校方为了严肃纪律,开除了他们。

被学校除名的朱德萃,很不光彩地回到了家中。平时对子女要求非常严格的父亲,这一次表现得出奇的平静。他只是让朱德萃把学校的开除通知再仔细看一遍。然后二话没说,转托熟人,将小儿子送到了离家更远的海州中学。此后,朱德萃在海州中学表现很好,毕业时品学兼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