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遗产
丝竹绕耳瑞彩蹁跹——西汉彩绘乐舞俑赏析
来源:中国文化报    编辑:xzwh    日期:2014-7-4 16:30:49
1974年,临沂银雀山八号墓中出土一组西汉彩绘乐舞俑,共9件,均为女性。9件殉俑皆飞眉入鬓,鼻梁高耸,体态匀称协调,姿势贴切自然。

西汉彩绘乐舞俑

梁青

1974年,临沂银雀山八号墓中出土一组西汉彩绘乐舞俑,共9件,均为女性。9件殉俑皆飞眉入鬓,鼻梁高耸,体态匀称协调,姿势贴切自然。观者凝神聚目,侍者恭谨谦卑,乐者浑然忘我,舞者衣袂飞扬,生动展现了西汉时期一个茶茗酒香扑鼻、流光溢彩迎面、明眸皓齿盈目、鼓乐丝竹绕耳的宴乐场面。这组彩绘乐舞俑的出土,为研究汉代陶俑提供了珍贵实物资料。

1974年,在临沂银雀山八号墓中出土一组西汉彩绘乐舞俑,共9件,均为女性,其中5人均为背后束发,发辫垂于背后,上衣交领右衽。一位似主人,面庞清秀俊雅,表情温顺娴雅,体态端庄大方,两手相抱置于腹际,双膝着地,臀压长裙,呈跪坐,神情悠闲专注地欣赏着歌舞。

她旁边两个奴婢,一个双手着地,俯身跪拜,低眉顺目,像是在聆听主人的吩咐,准备随时趋前侍奉。另一位则双膝着地,上身半起,左手上擎,作持物提送状,似在奉献酒果之类。这两件陶俑,面部表情善良温和,形体比例协调,人物形态生动有趣,将侍者小心谨慎、谦卑恭敬、忠于职守的形象刻画得淋漓尽致。

另两名奏乐者皆为跪坐,从形态上看,一位双手捧竽于面前,努嘴鼓腮,正在深情地吹竽;另一位双手半举在胸前,拇指和食指合拢,中指、无名指和小拇指并拢平伸,似在抚瑟。两人神情专注入神,观其状如闻其声。

另外4尊正在翩翩起舞的舞俑,脑后挽鬃,长裙拖地,左膝屈起,裙裾边露出左脚的方头鞋,右腿跪地,后裾边露出右脚鞋底。其中两个身着宽大的短袖衫,左臂前伸,右臂高扬,手臂端皆有小孔。从舞俑的姿势与汉代歌舞的发展状况推测,应该是《鼓舞》的动作。手臂端握着小鼓与鼓槌,因早已腐朽,故留有小孔。

汉代音乐是我国音乐发展史上一个高峰,以百戏歌舞为代表,还有鼓吹乐、相和歌等。而《袖舞》是我国汉代重要的舞蹈形式。我国古代舞蹈讲求“以手袖为容”,袖舞艺术在汉代得到很大的发展与提高,大大丰富了我国传统舞蹈“手”的动作;《鼓舞》也是汉代技巧水平相当高的一种舞蹈形式。《淮南子•修务训》中对鼓舞的高超技巧作了传神描写:“今鼓舞者,绕身若环,曾挠摩地,扶旋猗那,动容转曲,便媚拟神。身若秋药被风,发若结旌,聘驰若鹜。”

从整体上看,9件殉俑皆飞眉入鬓,鼻梁高耸,体态匀称协调,姿势贴切自然,观者凝神聚目,侍者恭谨谦卑,乐者浑然忘我,舞者衣袂飞扬,生动展现了西汉时期一个茶茗酒香扑鼻、流光溢彩迎面、明眸皓齿盈目、鼓乐丝竹绕耳的宴乐场面。

在中国古代奴隶制社会,奴隶是奴隶主的附属品,奴隶主死后奴隶要为奴隶主陪葬,成为殉葬品。发展到封建社会,俑代替了活人殉葬。根据文献和实物记载,俑大约出现于东周时期,在东周至宋代1500年间最为盛行,由于宋代以后纸冥器开始使用,俑逐渐减少衰落,后沿用到元明时期。

俑最早采用以草扎制,后用竹木修削或泥土模塑,泥塑再经过火烧成陶质,温度在850至1000度之间。陶泥一般选择天然泥土,有红土、黑土和沉积土等单一黏土。为防止高温焙烧时开裂、变形,陶泥中常添加沙子、稻谷、贝壳屑等。

从材料上看,古代各俑中木陶俑最常见,数量最多。南方木俑较多,并以彩绘面目衣饰,披穿丝织品裁制的衣裙,非常华丽。也有俑以金属或玉石为材质,制作成真人的形貌,再涂上彩色衣服,代替殉葬真人。

西汉时期最为常见的是陶制的俑。陶器的烧制,由于不同种类的器物有不同的用途。在泥坯的处理上有精粗之别,或掺砂或不掺砂,也由于氧化铁等含量不同和烧成温度的高低及烧成气氛的差异,陶器的呈色也不一致,胎质的坚硬程度各有不同,因此又被区别为泥质灰陶、泥质红陶或夹砂灰陶、夹砂红陶等。银雀山八号墓的彩绘乐舞俑为饰彩黄陶。

汉代雕塑艺术风格多姿多彩,塑造技艺高超,以强烈的现实性为主要特色,真实生动具体地塑造了多种多样人物形象和社会状态,以及形形色色的马、牛、猪、羊、犬、鸡等牲畜家禽,突出这一时期陶俑是在写实的基础上刻画精神,以形求神似,多方面反映出上层社会人们生前穷奢极欲、纵情享乐,死后也要将生前种种享乐带入阴间的生活。银雀山八号墓的彩绘乐舞俑的出土,对研究汉代陶俑提供了珍贵实物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