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徐州故事
公正评价 平民刘邦
来源:彭城周末    编辑:xzwh    日期:2013-2-4 10:49:38
近日关于大汉王朝开国皇帝刘邦的影视《楚汉争雄》、《楚汉传奇》、《王的盛宴》等正在热播,剧中对于刘邦“流氓皇帝”、“乡间泼皮”的刻画描述,经编导们的创作加工,被大规模消费。汉高千古一英雄,休笑当年马上功。是什么历史背景使刘邦这样一位叱咤风云的英雄帝王的布衣人生经历在后世遭到如是羞辱呢?


文|王尧 编辑|张瑾 校对|耿萌 杨庆宇

近日关于大汉王朝开国皇帝刘邦的影视《楚汉争雄》、《楚汉传奇》、《王的盛宴》等正在热播,剧中对于刘邦“流氓皇帝”、“乡间泼皮”的刻画描述,经编导们的创作加工,被大规模消费。

汉高千古一英雄,休笑当年马上功。是什么历史背景使刘邦这样一位叱咤风云的英雄帝王的布衣人生经历在后世遭到如是羞辱呢?徐州学者王尧对此进行了一番思索。

影视与正史相去甚远

一朝辉煌,绝非投机

近日关于大汉王朝开国皇帝刘邦的影视《楚汉争雄》、《楚汉传奇》、《王的盛宴》等正在热播。这些剧目均对刘邦开创的大汉王朝的功业进行了赞扬;对刘邦本人,则较既往剧本也做了着重的评价。

但是,令人担心和困惑的是,剧中对刘邦之平民经历的刻画描述,主要仍是以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厦门大学文学院易中天教授所谓平民刘邦是“流氓皇帝”、“乡间泼皮”之定位评说作为参照原型,而距离真实的历史,距离司马迁、班固笔下的真实的刘邦相去甚远。

显然,编剧、导演等注重的主要还是趣味传奇及票房观众,为服务剧本主题,对于与刘邦相关的一些重大事件,则不惜与正史文献相左,以致在诸多剧情中不能顾及或忽略学界和社会长期存在的,对重要人物及事件之公认的非常值得商榷的明显分歧和疑点,以及近几十年来史界关于刘邦的诸多重大研究成果。显然,真正的大汉王朝的开国皇帝刘邦又再次被随意的后人大规模地消费了。

当然作为传奇类电视电影剧作,如是并无什么不当,但秦汉史学爱好者则有义务,将史学研究成果及尽量接近历史真实面目的平民刘邦及其事功,在万众瞩目于刘邦电视剧之时,告知给善良的观众。

一朝辉煌,绝非投机

著名爱国政治家文天祥诗云:“秦世失其鹿,丰沛发龙颜,王侯与将相,不出徐济间。”

秦汉之际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最动荡、最具变革创新、最英雄辈出的时代,反秦起义风起云涌,诸侯复辟此起彼伏,争王天下战争惨烈。最后众多割据称雄的野心家一一败亡,而出身低微,家境并不显赫的刘邦却能脱颖而出,令出身高贵、对刘邦瞧不上眼的项羽一败涂地,只能在“时不逝兮,奈我何”的悲歌声中自刎乌江,使七国遗老遗少和许多恃才自傲的儒生大跌眼镜。

布衣平民刘邦与其为首的著名的“丰沛布衣将相集团”历经数十年磨砺,数十年奋斗,终于一朝辉煌,蹑足九五,这绝非某些人所谓刘邦等之投机偶然。

当汉王刘邦在群臣的跪拜簇拥中登上皇帝宝座的时候,千百万历经战乱、期盼和平的华夏百姓亦为之欢呼,绵延万里的锦绣山河也为之祈祷。中国历史上首次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统一的中央集权帝国——大汉王朝诞生了。自此四海归心,天下一统,形势稳定,日新月异,国富兵强。治世形成,又何其壮也!

刘汉王朝以其立国久远、疆域辽阔、经济振兴、政治开明、文化昌盛、社会稳定,无可争议地达到了封建社会前期发展的高峰,为我中华民族之持久繁荣夯实了坚固的基础,令后世许多皇朝只能望其项背。

汉高千古一英雄,休笑当年马上功。

试问后来为帝者,谁人曾出范围中。

这首载于《丰县志》和《沛县志》的古诗,清晰地道出了汉高祖刘邦在中华历史上的政治地位和丰功伟绩。

同为布衣,意义不同

的确,学界对刘邦的论述,主要依据前汉著名史家司马迁之《史记》,其本名《太史公书》。赖 《史记》及后汉班固之《汉书》,使我们得以较真实地了解刘邦的事功及其那段伟大历史的本来面目。

对于刘邦的评价,诚如《史记•高祖本纪》开篇之初便以儒学之核心道德价值观念称誉刘邦曰:“高祖,仁而爱人,常有大度……”太史公文中更借怀王诸老将皆曰“独沛公素宽大长者”句与之遥相呼应。足见,司马迁对刘邦高度崇敬的态度是十分明确的。

然而,太史公对刘邦生平活动的记述,则集中在刘邦号为沛公之后至称帝兴汉这段不过十多年的历史,而对于沛公以远情况,即刘邦四十多年之平民经历,《史记》称为“高祖微时”或“高祖布衣时”,太史公则似乎是无可奈何的极少提及,并冠以神秘疑云,于是便留下了许多颇具争议的千古之谜,以至后世对“布衣刘邦”臆测纷纭。

个别文人则无视司马迁表面上略写“布衣刘邦”之良苦用心,随意编撰,恣情演义刘邦之平民经历,却还自称取材于《史记》,及至野史、夜话流弊社会,充斥民间。再加上复杂的历史原因,其影响所及,使司马氏费尽心血笔墨记述的布衣刘邦的人生历程和汉高帝的形象被严重扭曲。

尤其是在某些以猎奇煽情为目的、追逐经济和轰动效应的剧本和影视之中,平民刘邦更常被作为不可或缺的笑料而被涂画得污浊不堪。某些“文化学者”并不尊重史学家的论述,却似评书先生一样,在传播范围极广的电视上即兴煽情品说。在他们口中,“从不读书”、“游手好闲”、“流氓”、“泼皮”……似乎成了平民刘邦的标志。这种对历史人物不负责任的随意做法本身,也是对原著作者的戏辱。

如厦门大学文学院易中天教授在《刘邦崛起之谜》中对刘邦品说道:“刘邦出生贫贱,一个平民,平头百姓,父辈连个名字也没有,外号刘季即刘三、刘小。从小就不读书,自幼不务正业,总是游手好闲、吃喝嫖赌、性情放荡、无赖、大老粗,生性喜欢酒和女人。”

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大风歌》一书及讲座中对平民刘邦的评价亦与易氏雷同,却还又给刘邦增加了一个“乡间泼皮”名号。

公正评价,时代需要

不可否认,广大读者和观众对刘邦的认识,多数来自那些包含众多虚构人物故事的文艺影视作品和评说(书),其负面影响则也显而易见。于是,汉高祖的历史地位便大打折扣,在许多听众心目中,刘邦只不过是一个事出偶然,鸡犬升天的投机政客,一个令人不屑的“泼皮、流氓皇帝”。此情此景,已使汉高祖刘邦与其汉王朝的辉煌功绩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并无奈蒙羞和黯然失色。对当前人们热情弘扬的两汉文化事业也造成了不容忽视的影响。这显然是非常不公正的历史错觉和误解。实际上,平民刘邦的人生历程完全不是这样。

晚清以文章名世的政治家梁启超先生,在赞扬“汉高祖刘邦为伟大人物”之同时,亦感叹:“可惜他的《本纪》作的模糊,影响整个的人格和气象完全看不出来。”可见,对于一些学者给予“布衣刘邦”人格和品行之明显偏颇的定位,文史学界早有不同看法。只是先贤期盼的能够较全面、连贯、真实揭示“布衣刘邦”本来面目的纪传和剧本,至今恐怕仍然是千呼万唤,难觅其确切出处。难道我们就永远让首次实现中华民族真正统一意义的大汉朝之开国皇帝,背负“流氓泼皮”的浑名吗?

那么是什么原因,是什么历史背景使刘邦这样一位叱咤风云的英雄帝王的布衣人生经历,在后世遭到如是羞辱呢?纵观西汉以来两千余年之社会发展历史,不难发现,其中有其深刻的历史背景。或许这也是中国文化对历史人物认知上的一个特点,亦值得认真探索。

毫无疑问,拨乱反正,公正评价平民刘邦是时代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