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徐州故事
解读大汉王朝
来源:徐州日报    编辑:xzwh    日期:2013-3-19 16:38:08
范增是秦末著名的谋士,曾策划过“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著名历史事件,然遭项羽猜忌,客死异乡,葬于彭城。1969年,范增墓于土山东北角被发现。2009年徐州博物馆启动“四位一体”工程,其中一项就是将土山下已发现的包括范增墓在内的三座东汉大墓呈现在世人面前。



◎文/本报记者 刘苏

图/本报记者 聂伟华

范增是秦末著名的谋士,曾策划过“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著名历史事件,然遭项羽猜忌,客死异乡,葬于彭城。1969年,范增墓于土山东北角被发现。2009年徐州博物馆启动“四位一体”工程,其中一项就是将土山下已发现的包括范增墓在内的三座东汉大墓呈现在世人面前。目前,该工程已接近尾声,上半年可对市民开放。

作为“汉代三绝”之一,我市已发掘汉墓1000多座。这些王侯显贵的墓群及随葬的汉俑、汉画像石、汉代器物等,尽显汉代的经济文化成就。

由于种种原因,已发掘出来的汉墓大多并未对外开放。这些汉墓或许没有狮子山楚王陵的宏伟壮观,也不及北洞山楚王陵的结构独特,但却记录着大汉王朝400年的悠悠岁月。今天记者就带着大家领略那些深埋于地下的精彩与震撼。

簸箕山刘埶墓

防盗最严密的墓穴

簸箕山是九里山北侧的一座小山包,海拔只有86.7米,周围的米山、水山子、火山子都有汉墓或墓群发现。因为开山采石的原因,1990年,考古人员在簸箕山东北坡曾发现一号墓;1993年,在近山顶的北坡发现了一处陪葬坑,出土陶俑25件;1994年1月,在距离一号墓不远的山坡上发现二号墓,出土随葬品30多件,随后在山顶发现了三号墓,也就是宛朐侯刘埶墓。

三号墓是一处石坑竖穴墓,墓道南北长3.6米、东西宽2.6米、深8.1米,整个竖穴墓道内使用了夯土和9层石块封堵,每层夯土厚度大约在15厘米左右,每层石块的大小和数量也不一样。这么多层石块的防盗措施在竖穴墓中是很少见的,正因如此严密的防盗措施,盗墓者屡屡试手,却始终被拒之门外。

由于防盗得力,这座墓葬出土器物众多,共出土陶器、铜铁器、金银器、玉石器、骨器等100件(组)。在出土器物中,最让考古人员兴奋的就是墓主人的龟钮金印了,因为这枚金印是徐州汉代考古中发现的唯一一枚金印。据说,目前国内发现的汉代金印也寥寥无几,由此可见,这枚金印的价值非同寻常。目前,该枚金印陈列于徐州博物馆内。

铜镜在汉代墓葬中时有发现,该墓中也出土3面铜镜,其中一面人物画像镜精美绝伦、尤为难得。它的出土位置就在墓主刘埶的腰部下方,看得出墓主人生前对它的喜爱,算是贴身随葬。出土时,这面铜镜已裂为10多块,后经修复陈列在徐州博物馆展厅内。

火山刘和墓

最早的玉衣出土处

火山是九里山北侧的一座很普通的小山头,1996年夏天,随着开山采石的一声炮响,山顶正中间出现一个洞穴,下面七八米处还有一个侧室,外面用石板挡住。

经过勘查,这是一座汉代非常流行的石坑竖穴墓。墓道长4.5米、宽3.02米,深度达到8.48米,墓道内由夯土和大石块、石条封堵。在竖穴墓道底部,匠人凿出东西并列的两个大小相当的椁室,椁室长3.25米、宽1.14米、高0.94米,在西侧椁室中间还有个30厘米宽的隔梁。东西两侧椁室的上部,分别有四块石板封盖,石板上还凿刻有顺序编号、方位和工匠的姓氏。

由于墓葬没有被盗,发掘清理工作中,考古人员不断有新发现。最大的惊喜来自竖穴墓道底部的西侧洞室。墓主人就葬于洞中,虽尸骨已腐朽化为泥土,但他身穿的银缕玉衣却保存完好,几乎没有破碎。这件银缕玉衣总长1.81米,共用玉片2216片,银缕1000克,由头套、双臂、双手、胸背、双腿以及双足等部分组成,玉衣片有长方形、方形、梯形以及一些不规则形状。各部分间以丝织物包边,丝线缝合。这套玉衣是我国目前出土完整玉衣中最早的一件,也是西汉时期唯一完整的银缕玉衣,堪称价值连城的国宝。修复后的银缕玉衣曾先后在意大利、奥地利、日本等国展出,引起巨大轰动,被西方专家称为“东方木乃伊”。

除了玉衣外,该墓内还清理出玉铺首、玉璧、心形玉佩及玉印等器物,其中一件玉印上的印文篆书为“刘和”。

“刘和”给这座墓留下了诸多谜题。因为在考古人员看来,这座汉墓虽只是一座石坑竖穴洞室墓,比楚王使用的大型崖洞墓要小得多,但在竖穴墓中的规格却算得上是“大户型”。并且,出土器物的丰富反映出墓主人的经济实力雄厚。特别是墓主人身穿银缕玉衣,并随葬多件精美玉器,更可见其地位非同寻常。考古人员据此判断,墓主人刘和至少应该是侯一级的刘姓宗室权贵。但奇怪的是,考古人员在各种典籍中,都没有找到刘和这个名字,算是“查无此人”,留下一桩悬案。

翠屏山刘治墓

厚此薄彼的夫妻合葬墓

2003年8月末的一天夜里,位于东郊乔家湖村东南方向的翠屏山上突然出现了几个鬼鬼祟祟的黑影。有人盗墓!接到群众举报后,徐州博物馆随即派考古人员赶到现场勘察。庆幸的是,盗墓贼虽然已经挖出了一条3米左右深的盗洞,但并未得手进入墓室。考古人员经过近40天的发掘清理,一座楚王宗室成员刘治的墓葬大白天下。该墓规模虽不是很大,但保存的却较为完整,也留下了不可多得的完整汉墓资料。

经勘察发现,这是一座夫妻合葬墓。夫妻两人不是同时下葬,女墓主人的埋葬时间明显偏晚。考古专家们推测,男主人葬入洞室后,洞室外的椁室、竖穴墓道就用夯土封填上了。等其夫人死后,又将填土挖开,将其夫人葬入,椁室内葬具下的夯土及周围的夯土台即是第一次封填的遗留。在女墓主所埋葬的竖穴底部椁室,考古人员清理出10件陪葬物品,而在男墓主埋葬的洞室里,考古人员清理出40多件陪葬物品。陪葬品厚此薄彼,考古人员推测说,很可能男主人去世后,其夫人的生活境遇发生了改变。

该墓出土的双面玉印,对于考古人员来说,也是个重要收获。这枚双面玉印的印面呈长1.6厘米、宽1.45厘米的长方形,厚0.7厘米,两个印面中间有直径2.5毫米的圆孔。两个印面文字分别为“刘治”、“臣治”。在玉印边还出土了玛瑙珠子、绿松石坠等,这些东西都是作为玉印的串饰一起入葬的。

但是和刘和一样,刘治在史籍资料中也是查无此人。不过,刘治能够随葬有玉印、玉璧、铜剑、错银铜戈等等级较高的陪葬品,并且还有“臣治”印文,说明他的身份是比较高的。另外,翠屏山汉墓的陪葬器物有些与众不同:在椁室、棺室的陪葬品中,并没有齐全的如鼎、壶之类的模型冥器,玉器也不多,但兵器却很多。考古人员推测,翠屏山汉墓墓主人刘治应该是与楚王家族有密切关系的刘氏宗族成员,并且官职应该与军事有关。

黑头山刘慎墓

徐州汉墓考古中首现“染炉”

黑头山是市区东郊上店子村北侧的一个海拔只有104米的小山头。2006年6月,盗墓贼的骚扰打破了这座山头的宁静,在黑头山南坡山腰位置上的一座竖穴汉墓被盗墓贼挖出了一条6米多深的盗洞,但墓道内最底层的封石挡住了盗墓贼的贪婪。

这座汉墓墓圹南北长4.25米、东西宽3.05米,深8.3米。竖穴墓道内由夯土层、石板层、石块层封堵,除去封土外,石板和石块共计5层。而封堵墓道的5层石板、石块,已被盗墓者在盗洞中向下打通了4层,到达最底层的最后一道石板。而这层石板下,就是墓主人的棺木位置。出于墓葬安全考虑,考古人员对这座汉墓进行了抢救性发掘。

经过细致清理,该墓共出土陶器、铁器、铜器、玉石器等共计102件(组)随葬器物。出土铜器中,“染炉”的出现给考古人员带来惊喜。据考古人员介绍,染炉属于食器,长方形带篦炉身用来燃烧木炭,加热染杯中的调味酱料,在国内其他地方的考古出土器物中偶有发现,但在徐州汉墓考古中则是首次出现。

墓葬中还出土了铜质或玉质的印章共8枚,其中有印文“臣慎”、“刘慎”的单面或双面印章多枚,考古人员根据文字及印章性质判断这些印章都是墓主人的私印,而一枚印文为“东宫府印”的印章为汉代楚国官印。考古人员根据出土器物判断,这座墓葬墓主身份较高。另外,刘慎墓葬中出土了较多的兵器,在以往的发掘中并不多见,从这一点分析,墓主刘慎很可能是在军队中担任武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