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徐州故事
云龙山的庙会风情
来源:徐州日报    编辑:xzwh    日期:2013-3-26 14:23:17
在世界文化遗产中,我国的庙会独具民族特色,各地庙会的乡土风情,更将这种民俗文化渲染得五颜六色。徐州庙会,就是很好的例证。
在世界文化遗产中,我国的庙会独具民族特色,各地庙会的乡土风情,更将这种民俗文化渲染得五颜六色。徐州庙会,就是很好的例证。
岁时庙会很多,像走马灯似的年年轮回,在徐州一带最热闹的当数农历二月十九的云龙山庙会。每每数十万人赶会,常常拥挤致交通堵塞。民谚说,“老鳖精,不下雨来就刮风。”也怪,会期三天之中难免一次风雨过程,这当然不是什么老鳖精作怪,而是气象规律。偶遇风雨,也不减赶会人的雅兴。热衷民俗的人,一年里要是没赶上云龙山庙会,仿佛就留下了遗憾。许多老人的记忆中,总有孩童时随着爹妈赶会,若干年后自己也带着儿孙赶会的情景。
庙会的“庙”字,表明它原本与佛教寺院或道教庙观的宗教活动有关,庙会是伴随着民间信仰而发展形成的一种社会风俗。庙会并非只是敬神拜佛,随着经济发展和人们交流的需要,它逐渐融入集市交易的活动,所以庙会又称“庙市”。逛庙会远远突破了宗教的局限,它是一种民俗的玩味,具有浓厚的娱乐性。这时寺院里的活动和庙市上的贸易,都染上世俗色彩,增添了生活情趣和文化内涵。
云龙山西麓的大士岩寺院,供奉的菩萨原是一尊玉带观音。她慈眉善目,脉脉含情与人交流,右手怀抱婴儿,故称“送子观音”。据说有求必应,那些求子心切的夫妇,常趁庙会旺盛的香火前来跪拜。院里有两株参天古柏,求子人用手帕蒙住眼睛,先绕柏树转一圈,而后从此株树摸向另一株树,摸准了意味如愿以偿。祈愿心想事成的人,都来一摸,逗得大家喜笑颜开。有的孩子跟着笑却怀疑灵验,孩子妈指着小鼻子说:“可别不信,你就是送子观音送给俺的。”
西麓的山西会馆是关帝庙。据说,关公确曾来到这里,山坡的岩石上还有他的赤兔马踩下的蹄印(已被民房覆盖多年,有待重见天日)。神化了的关公,是忠、义、智、勇的化身。那些讲究义气的哥们来赶会,念想三国演义桃园结义的故事,总爱礼拜关公。
经此登山步入兴化寺,去大佛殿进香的人特多。“三砖殿覆三丈佛”的景象充满玄妙,想必大佛最是灵验,祈福许愿的人络绎不绝。即便不是佛门信徒,人心向善,向往美好也总是大家共有的情怀。
庙会的商品,大多是乡间农民就地取材自制的,那是商场里买不到的稀罕物。相比厂家生产的“洋货”,那叫“老土”。愈“土”愈有地方特色,愈有乡俗味。农作物秸秆、苇蒲叶子、藤条竹子、普通塘泥、屋前房后长成的木材等,经由农家的手工制作,就变成了种种玩具和生活日用品。物以稀为贵,高粱秸的制成品,常见的是箔子、凉席,偶有席夹子(用秸篾编成六角形的遮阳帽),一位外国人偶见,断定这样的帽子世界绝无仅有,竟买下许多带回去赠送亲朋。无独有偶,在西安庙会,曾有老外发现孩子身穿一件“百衲衣”。按民俗,这种衣料是用亲邻捐赠的零碎布头拼成的,不仅花色稀罕,还带有亲朋共爱的意思。老外颇感新奇,任出高价,非收购这件衣服不可。受此启发,当地商家便将“百衲衣”列入旅游商品来开发。“愈是民族的,愈是世界的”,此话确有道理。
庙会上出售的音响玩具,俗称“小响巴”,是简易的民间乐器。著名音乐家马可在《中国民间乐器讲话》书中回忆:幼年时,爱和小伙伴玩弄两种与音乐有关的小玩具。一种是农家常用高粱秆自制七弦琴或筝式的小乐器;一种是从泥娃娃挑上买来的,形似鸭蛋,空心,有吹孔,可吹奏一些旋律。这两种“小响巴”便是庙会上的常见物,都出自于当地农民的一双巧手。
由此可见,马可对家乡民间音乐的由衷热爱和从中受到的影响。而那些塘泥制成的工艺品,娃娃、财神和生肖动物等,以黄为底色,稍加红绿点缀,因造型简单质朴而独具风格。出自徐州享誉中外的泥塑艺术家郑宇鹤,也是幼年时代接受家乡泥塑艺术的熏陶,有所领悟,步入艺术生涯的。寻常的民俗文化,竟是孕育艺术名流的摇篮。
庙会上当然还少不了杂耍献艺,卖字画的、剪窗花的、吹糖人的、捏面人的、耍猴的、玩戏法的、拉洋片的等等,洋洋大观,令人忘返。而庙会的饮食小吃,也注重乡土风味,那可是令家乡人难忘的美食记忆。
徐州的传统庙会,除云龙山庙会,还有正月初六的城隍庙会、正月十六的黄楼庙会(又称苏姑庙会)、三月初三的蟠桃庙会、四月十五的泰山庙会、五月初五的五毒庙会、五月十八的子房山庙会等等,大多因城市变迁,庙宇无存而成为历史陈迹。尚存的,也随时代发展而有所演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