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徐州故事
展现老徐州民俗风情的画卷——走进修缮后的崔焘故居
来源:徐州日报    编辑:xzwh    日期:2013-3-26 14:55:24
虽经数百年风云变幻、历史沧桑,崔焘故居仍屹立于户部山西坡。从2006年开始,我市对崔焘故居进行保护维修,至去年9月,崔焘故居维修工程全部完工。





◎文本报记者朱静

图 本报记者 聂伟华

虽经数百年风云变幻、历史沧桑,崔焘故居仍屹立于户部山西坡。从2006年开始,我市对崔焘故居进行保护维修,至去年9月,崔焘故居维修工程全部完工。

◆走进百年古宅◆

崔焘故居由上院、下院和客屋院三个部分组成。每个部分都有房屋100余间,共计320余间。近日,记者走进了这座百年古宅,重新启开尘封许久的记忆。

崔焘故居位于彭城路步行街和崔家巷的交会处,正门位于巷北凹进10多米的地方,在门前形成一个小广场。广场上有上下马石,左右两侧立着两根数丈高的旗杆,徐州百姓称之为“崔家旗杆”。

记者走进大过邸后,只见正面是一座影壁,转过影壁穿二过邸,就进入了祠堂院。院中坐落着硬山顶五开间的大殿,殿内摆有神龛和牌位。祠堂院内向东穿过三过邸,是主人生活的后宅堂楼。“堂楼是崔焘的出生地,典型的徐州民居风格建筑,南墙上伸出一对斗拱,托起鸟翼般舒展开来的屋檐,两侧山墙上镶有‘狮子滚绣球’的山花,具有浓郁的民俗风情。”市文物局有关人士介绍说。

堂楼以东地势起伏,穿过粮仓、马号、凉亭,拾阶而上,可达上院。上院依山而筑,小巧玲珑,有牌坊、花厅、鸳鸯楼、后花园等建筑。花厅的横梁上雕有龙凤、牡丹的图案,精雕细刻,寓意深远。厅前的院中有游廊,游廊正中设有圆门一座,颇具江南园林神韵。“鸳鸯楼建在北高南低的山坡上,上下叠加,内无楼梯,楼上下各开一门朝向相背,即为鸳鸯。它巧妙解决了地面落差大给设计施工带来的困难,错落有致,独具匠心。”该人士说。

据介绍,客屋院背依户部山,面朝繁华的南关上街(今彭城路),是崔焘故居三院中最气派的院落。院落中一条清晰的中轴线上,依次分布着三座过邸。穿过这三座过邸,才可看到一座歇山顶三开间的大殿,崔氏家族在这里接受朝廷的圣旨和诏书。大殿一周绕以檐廊,就连石砌的踏步侧面,也雕满了云纹图案,气势恢宏,美轮美奂,客屋院北侧有藏书楼,学堂屋是客屋院的后半部分,它的后门厅直通上院的后花园。客屋大门前有一对威武的石狮,南关上街的过往行人,经过这里都能感受到一品京官府邸的气势和威风。街西原有一条河流碧波倒映着户部山的亭台楼阁,也使客屋院占尽“背山面水”的地势。而坐北朝南的下院与上院,属于“负阴抱阳”的地势。它们共同构成了整个崔氏大院“背山面水朝阳”的最佳居住地标准。

记者了解到,崔焘故居1993年被公布为徐州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省政府公布户部山古建筑群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国务院公布户部山古建筑群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崔焘故居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历史沿革上讲,它是明清两代翰林故居,历经崔氏家族20余代的经营,先有下院,后有上院,最后才形成客屋院;从文物价值上讲,它是徐州目前仅存的一座较完整的明清时期的官邸,其中崔焘故居下院的祠堂,上院的花厅,客屋院的大殿都属于上乘之作,代表着一个时代的建筑艺术水平,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从风格上讲,它承南袭北,体现了“五省通衢”的徐州对不同地域文化的兼容并蓄;从布局上讲,它有着传统四合院的严谨结构,同时又因势修造,不拘一格,对后世为避水灾而修筑在户部山的民居有较深远影响,并构成户部山民居在中国民居建筑中的鲜明特色。

◆精心修缮复原古建◆

“‘不改变原状’是古建修缮复原最基本的原则。”古建筑专家、项目施工方之一的正源古建园林研究所负责人孙统义介绍说,古建筑无论修缮或复原,只要按原形制、原结构、原材料、原工艺进行认真修复,科学复原,依然具有文物、艺术和历史价值。

孙统义说,严密的设计方案和施工图纸是修复古建筑的基础,有了方案和图纸,可以避免施工人员随心所欲,并促成量化和规范化。但是只按设计方案和施工图修复,绝对照图施工,有时也是有违科学的。“有些古建筑修缮复原时往往会有新发现,这在原方案、原图纸上几乎找不到答案。如崔家上院的影壁和谢恩坊早年就被破坏,根据崔家后人的回忆和知情者描述绘制的图纸,按常规应该在二过邸二进堂屋的轴线上,但是进一步勘察清理遗址当中这两个位置,都没有发现遗址,后经专家多次现场分析,终于在二过邸东南方向的斜线上发现了谢恩坊基础和影壁墙基础,使这项工作顺利进行。”

“文物古建筑保护的目的,是为了真实全面地保存并延续其所承载的历史文化信息,因此必须做到‘最小干预’。在修复古建筑过程中,要避免大拆大建,能不拆的墙就不拆,能利用的旧构件充分利用。施工中,还要采取抢救性保护措施,比如用防雨设施护住漏雨部分,对已经出现险情的梁架、桁条、门窗上部过木等进行加固支撑。然后按相关的要求,订制加工原材料修补。例如上院用砖规格是长26厘米,宽12.8厘米,厚6.3厘米的粘土制作。我们带着老砖样品专门到山东菏泽加工、烧制成品后经有关部门鉴定和老砖一致再使用。用的石料就是出在徐州周边地区的青石,我们买同样石质,用当地石工,用传统工艺加工。里生外熟墙衬里是土坯,我们就加工土坯。砌砖墙用的灰浆是白灰加草木灰和成的月白灰,我们就千方百计地到丰县等地购买木炭配制。”孙统义说,在修复屋面时,他们也曾想使用防水卷材铺设屋面防水层,后来认为这样做是改变了屋面的原工艺、原材料,还破坏了屋面的透气作用,于是立即调整方案,采用原工艺、原材料恢复了屋面原状。

◆彰显历史文化特色◆

“翰林楼当时的原状是屋面瓦大部破损,正脊兽缺失,垂脊不存在,屋面檐头附件全部缺失。埋入墙内的柱子和檐檩全部糟朽,墙面多处裂缝,窗台下墙砖酥碱。一层明间板门下部朽烂,木楼梯不存在,槛墙油饰全部脱落。”市文物局有关人士介绍说,此次的维修主要是更换全部老化屋面瓦,补装脊兽和插花云燕,更换朽烂檩条、柱子,清理梁架,全部涂刷桐油。同时,恢复室内原有楼梯,拆砌出现裂缝墙面,对酥碱部分进行挖补。铲除水泥地面,使用条砖重做地面等。

“月亮门院东厢房当时是正脊已被改造,屋面多处塌陷,梁架埋入墙内的柱、檩全部糟朽。墙体大部酥碱,木隔断被改为砖墙,除右次间仍保留青条砖地外,其余室内已改为水泥地面。木构件油饰已全部脱落,两山尖的山花、山云也严重残损,仅见痕迹。这次维修主要是屋面恢复正脊,添配瓦件和吻兽,更换朽烂檩条、柱子,添配酥碱望砖。拆除倚南山墙而建的水泥台阶,恢复直棂窗。参照当地山花实例,结合故居特点复原雕饰。”该人士表示。

站在焕然一新的翰林楼院西厢房前,已很难想象以前的破损面貌。“走进崔焘故居,宛如走进一幅展现老徐州历史文化风貌的画卷,让人品味到老徐州的民俗风情。这也彰显出了徐州的历史文化特色。”孙统义感慨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