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徐州故事
黄楼的气概
来源:徐州日报    编辑:xzwh    日期:2013-4-9 11:48:00
在徐州,黄楼是一个标志性建筑,五省通衢的彩色牌匾稳重大气,在故黄河边寂寞展颜,这里,苏辙撰写,苏轼亲笔所书的碑文上刻着旧字:黄楼赋。九百多年风雨飘摇,曾经的隆重如今虽已是寻常风景,宋朝文豪的光芒依然丰腴耀眼,黄楼上那一场文学饕餮盛宴更是名副其实的千古流芳。

◆民间◎李继玲

《黄楼赋》,令人景仰的三个字,这景仰,带着遥远的光芒,成就了一首传世绝唱。

在徐州,黄楼是一个标志性建筑,五省通衢的彩色牌匾稳重大气,在故黄河边寂寞展颜,这里,苏辙撰写,苏轼亲笔所书的碑文上刻着旧字:黄楼赋。九百多年风雨飘摇,曾经的隆重如今虽已是寻常风景,宋朝文豪的光芒依然丰腴耀眼,黄楼上那一场文学饕餮盛宴更是名副其实的千古流芳。

一种怀旧的情绪,带着豪气,亦步亦趋,在江湖与情节之间穿越而来。

久远的春夏和秋冬,民工们一点一点运来黄土,和着沙子和心血,垒砌起这个巨大的工程。双层飞檐的旧楼阁,透着光阴的味道,一砖一瓦都是记叙文的主题——我是黄楼,我是那有故事的黄楼!

北宋神宗熙宁十年,四十二岁的苏轼来到徐州任知州。七月,突然决口的黄河来势凶猛,拔村越寨,自河南直奔徐州城而来,眼看着商贾云集的城市和百姓就要遭受灭顶之灾,千钧之时,苏知州召集富豪,稳定人心,招募民工,抗洪保城。

争分夺秒的场面水气十足。

“水未至,苏轼使民具畚锸,畜土石,积刍茭,完窒隙穴,以为水备,故水至而民不恐。”这是《黄楼赋》里的文字,很故事,亦很动人。这里的水是什么呢?只见,轰鸣的液体,激荡在文字里。彭城的洪水如此可怕,夏夜里,浮起一层凶猛的光,却又震撼,五千壮士集中起来,视死如归,眼神英勇。

民不恐。无限的想象。想象纷乱的民众得到有序的指挥和准备,不恐!不恐!心里激起层层波澜——如此生动的纪实,已超过所有惊心动魄的想象!

“及水至城下,苏又以身帅之,与城存亡,故水至而民不溃。”假使洪水真的破城而入,淹没了城内的大街小巷,我也决心要像汉代东郡太守王尊那样,以身填堤,视死如归!苏轼的身先士卒,感天动地,七十余天不分昼夜,军民团结惊心动魄的抗洪斗争,终使洪魔退去,徐州城呈现出一种复苏的熙攘。

为防洪水再犯,苏知州下令增高加固东城门,并在城墙上建造一座两层的高楼,外表涂上黄土,取“土实胜水”之意,用以“镇水”,取名黄楼。公元一零七八年的重阳节,各地名流绅士应邀前来,见证了黄楼隆重的竣工。那几天,徐州城的诗歌会兴奋热烈,万人空巷,抒怀褒扬中,黄楼声名鹊起,名扬天下,辛苦搭建的黄楼,因为被洪水浸染了故事,更显意味深长。

九百多年了,光阴老了,光阴又新了,屡毁屡建的黄楼现如今成色金黄,貌似青春靓丽,实则饱经沧桑;厚重的四壁,释放着前世今生的诗词与光泽,苏轼、苏辙、白居易、李白……每个人都仿佛是一篇《黄楼赋》,举手投足神情毅然,独自承担着历史赐予的力量,足够古意,也足够打动人心。黄楼,依然是徐州五大名楼之旧日气概。

很多时候路过黄楼,习惯了它的姿势——矗立的清高和怀古,似一个经历过风雨的寂寞男子,胸有城府,人前是欢笑的,颓败时,曾经有灰飞烟灭的孤独。

月亮还是九百年前的月亮,黄楼已非昔日的黄楼,身边繁华现代的楼宇,喧嚣而温暖,不远处的黄河公园里有唱戏的票友,自娱自乐,一开口的家乡俚语,笑得很自由,唱起来却惊天动地,放肆地招摇着戏中的曲调和情节,不由得围了不少看客,满场的“好”。

在水一方的黄楼,带着传奇,带着宋朝的气息。漫步庆云桥东岸,看着只觉得是北宋年间的旧人,在黄楼边赏诗赏词赏着时光,也与那时的故事缠绵着,门柱的对联里,总能找回旧日那一点一滴的信息,你有你的现代风景,我有我的功德故事。

《黄楼赋》,徐州文化厚重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