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徐州故事
听考古专家王恺讲述徐州考古那些事儿
来源:彭城周末    编辑:xzwh    日期:2013-5-14 14:58:07
考古界有个顺口溜:考古考古,蹲坑挖土,遇见古墓,还得剔骨……徐州汉墓依山为陵,凿山为藏,蕴涵着两汉文明的恢弘博大,然考古过程却远没有出土文物那么璀璨和浪漫,其背后的艰辛,只有亲身经历者才知道。

王恺老师与他的《大汉风》书稿王恺老师与他的《大汉风》书稿


王恺老师(右)在兵马俑挖掘现场王恺老师(右)在兵马俑挖掘现场





文&图 箫文 编辑 张瑾 校对 高国平

考古界有个顺口溜:考古考古,蹲坑挖土,遇见古墓,还得剔骨……徐州汉墓依山为陵,凿山为藏,蕴涵着两汉文明的恢弘博大,然考古过程却远没有出土文物那么璀璨和浪漫,其背后的艰辛,只有亲身经历者才知道。

徐州考古专家王恺,1963年北京大学考古系毕业后,分配在洛阳工作,1977年奉调徐州。他曾主持或参与发掘出银缕、金缕、铜缕玉衣,子房山石桥楚王墓,狮子山汉兵马俑,小龟山、北洞山、驮篮山、拉犁山汉墓等,曾风雪交夹中守护土山汉墓,曾吊着盐水指挥在狮子山考古工地。

上周,王恺老师的半生考古经历和论文集《大汉风》刚刚脱稿。铁铩小区,这位央视《大家》栏目专题报道过的唯一徐州“大家”,娓娓讲述起那些汉墓考古背后的波折和收获。

考古不是想象中的游山玩水

王恺1935年出生于徐州沛县一个偏僻的农村,自幼家贫。他的求学经历,先是幼年在乡村读私塾一年,然后是小学,再是山东鱼台上初中,1955年考取徐州六中,1958年他成为全乡第一个大学生。他说他们老王家上数五代八代都没有一个识字的,他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穷苦毛孩子,到全国最高学府北大历史系的学生,王恺感激新社会给了他机会,他的理想是努力学习回报社会,为新中国建设贡献才智。

入学一月,面临分班,王恺听学长说,“考古有意思,半年田野调查,半年在家整理资料,全国各地都可以去,高山大川都可以游”,于是脑子一热,就报了考古专业。

考古并不是想象得那么轻松。学校里经常有专题实习,吃住在考古工地。常言道,考古考古,蹲坑挖土,遇见古墓,还得剔骨……剔骨工作,活不重,但很累人。骨架在地下埋了上千年,很疏松,剔起来非常困难,悬着上半身,时间一长就受不了。为解决这一难题,不少同学在身下垫一张席子,因为那时还很少有塑料布。垫着席子就能趴在地上,盯着骨架,用竹竿一点一点把骨骼上的土剥离。做剔骨工作,用力不能大,也不能小。经常是一排十几个同学都趴在那里剔骨,时间一长就累得爬不起来。“剔好运回来的人骨有时就放在我们的床下,群众见了问我们怕不怕,我们说搞这工作不怕。”

经过五年深造,1963年王恺毕业,被分配到洛阳博物馆工作。古都洛阳考古资源丰厚,在那里,他得到了锻炼,取得了许多成果:参与发掘了数百座各个时期的古墓,特别是钻探出260多座隋唐时期的粮窖,发掘的第160号粮窖,内有一窖谷子,为我国黄土高原地区建造粮仓提供了重要的证据资料,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还专门拍了电视片。

王恺说,“第一次上镜头,大家很紧张,不敢动,摄影师让我们该跑动的要跑动,说电影就是动的艺术。现在常被电视台采访,回想起当时的窘样很好笑。”

用洛阳小铲解开土山谜团

1977年,王恺从洛阳调往徐州博物馆工作。回徐州时,他四十岁,按六十退休制,还有二十年工作时间。徐州是汉朝开国皇帝刘邦的故乡,两汉时期,徐州有过13代楚王和5代彭城王,到1977年之前,仅确定了第一代楚王刘交的墓葬。从考古专业来看,徐州是王恺即熟悉又生疏的地方,冥冥地下掩埋着的两汉文化秘密,急需他去求解。

到徐州的第三天,王恺在博物馆唐士欣的陪同下看了土山一号墓工地,这处他上学时常去的地方。他爬上硕大的封土堆,环顾四周,一个问号在脑中产生:这么大的封土堆下仅埋这么一个小砖墓吗?况且墓又在西北角,不在中心位置,实在太奇怪。这座土山里应该还有一座更大的墓。

回到馆里,睡在床上,吃饭的时候,土山的谜团总在王恺脑中翻腾。他把想法分析给馆领导,建议对土山进行钻探调查,很快获得批准。

是年5月,王恺从洛阳请来曾经的同事庞振河,带着博物馆年轻人武利华、夏凯晨、唐士欣等在土山上摆开了探墓战场。但是不久徐州其他地方又发现古墓,几个年轻人陆续撤出,只剩下王恺和庞师傅。

找墓的难处,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王恺的工具主要是洛阳铲,这种探测地下土层的考古工具传为古时洛阳盗墓人发明,铲头呈半圆状。它的原理很简单,将铲插到地下带出泥土,查看分析泥土的性状以判断有无墓葬。洛阳铲虽然只有十几斤重,但打一个孔,往往要换几个眼才能下去。因为墓的封土中常夹有石子和砖块,打一个孔要费很大劲。对深孔,要把铲头装在竹竿上。有时候铲头脱落掉到探孔里去,还要设法把它捞出来。有时他们两人三天才能打下一个深孔。

功夫不负有心人,不出一个月,他们两人终于把土山二号墓找了出来。消息传出全馆振奋。王恺的事迹传诵一时,人们都说洛阳来了个考古学家,手拿一把奇怪的小铲找墓,十个有八个准。

在后来的试掘期间,为了确保安全,王恺白天黑夜都守在工地,晚上住在竖井西侧搭成的庵子里。那年入冬后下了一场大雪,他的被子上头发上都是雪,雪差点把茅草庵子压塌。

王恺当年在土山上找到的二号墓,因手续等多种原因,又经过20余年,直到2003年国家批准发掘,成为如今徐州博物馆四位一体的重要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