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徐州故事
乡村美食寻访记之西北44公里
来源:彭城周末    编辑:xzwh    日期:2013-5-14 15:47:52
正是春光烂漫时,厌倦了城市里精致的食肆,《美食•刁肴记》的编辑们也决定到县区尝尝鲜。我们的第一程便选择让郝先生当向导,以他的老家敬安为目的地一路探访沿途美食,从彭城晚报社出发,经过唐沟、郑集,最后到达敬安,总行程44公里...

美食第2站:郑集宋老汉家热粥

很多食客说喝完宋老汉的粥,最大的感觉不是“好喝”,而是舒服,“解了肠胃里的油腻,振奋了一天的精神,最重要的是心里头特别踏实。”


距离彭城晚报社:27公里(位于郑集镇商业街宾苑小区对面,固定摊点,热粥每天早上5点钟开卖,上午9点,三缸热粥就会卖个精光。)

若不是H的朋友提前到宋老汉家的热粥摊子上打了招呼,预留下几碗粥,早上9点40,我们赶到这家粥摊的时候,准是喝不上了。

今年66岁的宋老汉,从1988年开始做粥,一做便是25年。宋老汉做粥,至今无店,在狗肉店门口租用个棚子卖粥,却带动了周围狗肉店、包子店的生意。从市里来到郑集开会的人不少都要赶早在这里喝碗宋老汉的粥再去办事,一碗粥下肚,一天的精神就这样被唤醒了。

热粥是装在大缸里卖的,缸的周围支起竹篾,搭上纱布防风防灰。打粥的舀子是大半个椰子壳做成的,一瓢就是一碗粥,即便是拿着锅来盛粥,也不会少了分量。宋老汉就守着一口大缸坐着,不言不语,将缸底预留的最后几碗粥盛出来,浓稠的热粥在陶缸粗糙的内壁上挂着一圈圈的痕迹,一直延伸到缸底,像树干的年轮。

半温的粥并不是最好喝的时候,宋老汉说热粥一定要趁热喝,香味才最浓郁。热的粥口感是非常厚重的,沿着碗边,抿上一小口,碗边的粥就会凹下去一个小坑。半凉的粥自然少了些质感,可味道仍然新鲜,一入口,一股谷物的味道便立刻占满口腔,再慢慢地释放出甘甜,似乎在告诉味蕾,“我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粥是乳白色的牛奶般色泽,仔细看里面有细碎的浅黄色颗粒,“那是小米。”宋老汉说,“做粥的原料主要也是黄豆和小米,还有少许的大米。”1988年,宋老汉的师傅用的还是石磨,自打宋老汉学会了做粥的手艺,也就开始用电磨把洗好的豆子、小米磨成浆。打出的豆浆、小米浆要用开水烫熟后再过箩,一遍遍地过箩很耗时间和体力,米浆也要烫熟,过箩之后才能与豆浆混合在一起煮。宋老汉说这个过程的工序并不复杂,但是要做出三大缸的热粥,却很费力。虽是第一道磨浆的工序以机械代劳,其他的步骤,宋老汉却都遵从古法。

宋老汉的热粥在郑集镇是很有名气的,很多食客说喝完宋老汉的粥,最大的感觉不是“好喝”,而是舒服,“解了肠胃里的油腻,振奋了一天的精神,最重要的是心里头特别踏实。”

据宋老汉说,其实原先他的粥也没有那么好喝,20年前,一位参加过抗战的老师傅曾经路过这里,喝了碗他家的粥,连连摇头说火候不到。后来,宋老汉才知道那位老人祖辈世代做粥,是做粥的行家。自从经过那位高人的指点后,宋老汉重新改进了火候,热粥的滋味确实更香浓了。当然,宋老汉的这段传说我们就不好再去考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