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徐州故事
乡村美食寻访记之西北44公里
来源:彭城周末    编辑:xzwh    日期:2013-5-14 15:47:52
正是春光烂漫时,厌倦了城市里精致的食肆,《美食•刁肴记》的编辑们也决定到县区尝尝鲜。我们的第一程便选择让郝先生当向导,以他的老家敬安为目的地一路探访沿途美食,从彭城晚报社出发,经过唐沟、郑集,最后到达敬安,总行程44公里...

美食终点

第5站:敬安羊头

刚出锅的羊头香味扑鼻,很是诱人刚出锅的羊头香味扑鼻,很是诱人


就这么个不起眼的路边店,总是吸引着远近的食客就这么个不起眼的路边店,总是吸引着远近的食客


刚出锅的羊头有点烫手,入口清香,瘦而不柴,没有一丝膻味刚出锅的羊头有点烫手,入口清香,瘦而不柴,没有一丝膻味


距离彭城晚报社:44公里(位于敬安镇西北方向,出了镇子三四里,一条不知名的乡间道路旁的民居,羊头25元一斤,不预约可是吃不到哦)

敬安镇的典故

传说敬安原不叫这个名字,当年乾隆南巡,路过此地,当地官绅殷勤侍奉,看皇帝酒足饭饱还算满意,趁送别时向乾隆皇帝提了个请求,给此镇赐名。然而乾隆皇帝却未发一言,紧了紧马鞍,扬长而去。当地官绅呆愣了半天,寻思皇帝就是不肯赐名也不至于不发一言呀。此时有机灵者点醒大家:“皇上已经赐名了,你们没有看到皇上紧马鞍子了吗?”众人恍然,紧鞍镇由此得名,只是后来因为口音的问题,误传成“敬安”了,不过镇子里现在还有一条大路叫紧鞍路。

“敬安羊头店”——此行寻访的最后一站,若不是敬安镇党委张委员带路,我们绝不可能找到这个在当地鼎鼎大名的名吃,因为这家所谓的“店”根本就是在镇子郊外路旁的一座普通民居,既没有店堂,也没有门头,甚至连个手写的招牌都没有,不过十里八村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地方的。

店主是位老太太,看年纪至少也有七十开外,老太太很健谈,她说:“你们赶巧了,今天上午才去(沛县)城里买了20个羊头。”原来老太太并不是每天都煮羊头卖的,有时买不到好的羊头,她就不煮。

张委员告诉我们,老太太说的是实话,她不是每天都煮的,就是知道她煮了羊头,来晚了也买不到。记者看了看时间才中午一点,和老太太开玩笑说:“今天我们不算晚吧,来几个我们尝尝吧。”老太太说:“还没有下锅呢,过3个钟头再来吧。”

逛完一大圈,终于时间已是下午4点,想必羊头已经煮熟了吧。赶到老太太家里,羊头还在大颈锅(音,沿大铁锅锅沿用铁皮围成桶状)里咕嘟着,浓香四溢,旁边的小方桌上已围坐了六七个客人,一边剥蒜瓣,一边闲聊,看来也是在等羊头出锅。

到了下午4点半左右,羊头终于煮好了,老太太用铁钩勾起热气腾腾的羊头放在菜墩子上,麻利地劈成两瓣儿装盘。听老太太讲羊头还是趁热最好吃,可是厨房里唯一的方桌已坐满了人,于是我们就从堂屋搬出方桌和凳子摆放到院子里,迫不及待地抱起羊头。

刚出锅的羊头有点烫手,小心撕下一条羊脸肉,入口清香、瘦而不柴,没有一丝膻味。羊舌吃起来有点脆韧,有点嚼劲,但却不累牙。最香的当属羊脑,香糯软滑,入口即化。

一个羊头细细啃完才刚5点,可是一大锅羊头已经一个不剩了。我们还在继续大快朵颐的时候,不时有汽车停下,问:“还有吗?”答:“没有了。”然后失望地调头离去,如此五六次。

记者好奇地问老太太,为什么不多煮些羊头来卖,老太太说他们家原来是屠宰户,剩的羊头才煮了来卖,老头子自己配的方子,一来二去就卖出了名。可是,老伴前两年中风不能动了,老太太才接班继续煮。“不过我年纪也不轻了,羊头洗起来也麻烦,每次也只能煮这二十来个。”

记者问同来的郝先生:“他们家羊头那么好卖,挣钱可不少,他们家孩子怎么不接手干?”他说老太太有吃有喝,儿女们也都有自己的事做,人家也不在乎这些钱了。听完此言,心中略略有些遗憾,或许再过些年,谁也吃不上这美味的敬安羊头了。

美食感悟

有意思的是,一路美食并不丰盛,也没有太多新奇,可正是这百姓餐桌上最普通的食品,却带给第一次品尝的食客许多惊喜与感动。例如馍馍这种面食是百姓家里最常见的主食,当人们提起馍馍的时候,相比包子、花卷这类包裹着馅料的面食,心里似乎总是少了一分期待,率性洒脱,简单直白,那是压饿的食品,还没有上升到舌尖的美学层次,造型上也没有美感与精致可言。可亲口尝过了镇上人做的软糯焦脆的手工杠馍、结实紧致的斧头卷子,才会明白,远离家乡的人们,为何会对这平白的面食心怀挂念。同是馍馍,口感也会充满丰富的层次,那种稳健浑厚的麦子的天然香味,足以强大到干嚼一整个馒头,也不会乏味。每一次咀嚼,都是在加深一次“这是来自土地最美的馈赠”的理解,人的味蕾天生与这种真实的自然的味道有着血脉般的切近感。

从唐沟、到郑集、再到敬安……一路探访,发现这些兜售美食的店铺或摊贩都有共同的特点:没有门牌,没有商标,没有名字,甚至老板自己也说不清自己的摊子究竟在哪条街,街道又叫啥名字:“你就说是郑集的老宋家热粥就好”,“你就说是那个下午在自己家里卖羊头的地方”……商贩们是这样含含糊糊地形容它们的铺子的,可慕名而来,不惜几十公里的遥远距离专程来买一袋馒头、喝一碗粥的食客却不在少数。相比那些城市里经过精心包装之后的各种贩卖,这些质朴劳作的“手艺人”其实才最精通让消费者快速掏钱的游戏规则,他们懂得终极营销是一切都无需强求,包装再精美,店铺再豪华,也不如几十年如一日的用心,只有味道是实实在在吃在嘴里的,诚意是真真切切感受在心里的。